实时滚动新闻

从“灰姑娘”迈向“梦剧场”——记中脉美体谭茹丹

2017-08-17 15:17:36    中国质量万里行    本刊记者/申杰    点击:

  “我那个时候很想自己是个男孩!”

  这是谭茹丹儿时说出来的话,面对自己的亲哥哥因为脑膜炎被医生配错药而造成智力障碍的农村家庭而言,是多么大的打击。

  然而在谭的内心深处并不是疾病造成的伤害,而是亲眼见到过自己的母亲两次因为压力而自杀的情景,母亲关上门,拉上窗帘,偷偷的拿起农药喝下去,对于一位只有八岁的小女孩而言,这是多么灰色的记忆,而这偏偏在幼小的心灵深处留下了烙印。

  “我从小就有很要强的性格,很想为家里争气,很想出人头地”谭如是说,由于家庭环境的原因,谭比同龄女孩早熟的许多,一边是经常欺负谭的同龄人,另一边的邻居生活条件的天壤之别,家里买的水果都是烂的,香蕉苹果都是烂的,旁边邻居家什么都很好。

  “我上面有个姐姐,姐姐比较听话、单纯,五个女儿里我是老大,我跟妈妈说,你就拿我当儿子,到今天也是我撑起一个家。”这句话再次验证了谭倔强的性格,谭从十岁开始就没再花家里一分钱。即便上小学的时候,家里人都没有零食吃,谭看到小商店有卖瓜子和冰棒零食的,灵机一动,就跟父亲提议,去买一些红糖回来,弄一些姜、一些淀粉、花生等,让父亲做成姜糖,成本也就十元,谭把父亲做好的姜糖拿到学校去卖,当老师在黑板上写字的时候,谭就在课堂上悄悄的传糖果,五分钱一粒的姜糖备受同学们热捧。

  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生意头脑,谭的妹妹们上学用的读书费全能解决。

  正当谭尝到做生意带来的甜头时,只读了两年书的谭患了严重的肾炎,当时家里没钱治病,星期六、星期天母亲就上山砍柴,父亲就用拖拉机拖着柴去姥姥家的村子卖,也不敢进村,就放在村口,怕丢娘家的脸。母亲就用换来的钱给谭治病,就这样维持了一年,直至身体差不多康复。虽然谭父母感情很好,但父亲结婚时候承诺给母亲过上好日子的愿景却没有兑现。

  “我的梦想从哪里来呢?”谭一直问自己,直到初中还没毕业,谭就跑到城市打工,“走之前我跟妈妈说,我一定会把你带出来的。”谭还清晰的记得对母亲承诺过的这句话。

  然而城市赚钱并没有谭想象的那么简单。到了广州,谭去了一家台湾人开的皮鞋厂,当时谭只有姐姐给的五十元钱,在鞋厂附近合租了一间20元/月的小屋子。面对频繁的加班与高强度的工作,谭有些身心俱疲,然而祸不单行,“那天,我发现屋子里进了小偷,什么都没了,吃的东西、衣服、鞋子、电饭煲都没了。也就是那个晚上,我蹲在那里,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感觉,哭了一个晚上。”一向要强的谭终于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晶莹的泪花与城市夜空中璀璨的弥红灯交相辉印,无声的道出了一个只有十八岁的小女孩来到异地他乡的辛酸。

  但这些辛酸远远只是个开始,谭如今也难忘自己出来打工的时候,回去过年,邻居在家门口吵架。母亲忍耐不了就打开门跟邻居争辩,父亲随后拿着筷子就出去了,对面邻居用锄头把父亲的头砍了一个洞,鲜血涌出。只有九十多斤的谭背着一百三十多斤父亲跑下山,跑到村口已经筋疲力尽,大喊救命。却没有人帮忙,后来有个好心的兄弟用拖拉机把父亲拖到乡里的卫生所,父亲被推进急救室输血,两天后父亲被送到市里的医院,医院要两千块押金,为了给父亲治病,谭当时把打工已经攒的钱都花在给父亲治病上了。

  昏迷一个星期后,父亲醒了,谭每天逗他开心。“后来病好了,跟邻居打官司,人家有关系,反咬一口,他们的医药费比我们还高,算完账之后我们反而要补给对方一百七十元,母亲见状也心力交瘁,在法院门口晕倒了。”当说起这件不堪回首的往事时,谭眼角泛起泪光。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任何苦难都无法击破这位年纪轻轻的少女,“我这个人是不是不适合打工,我就在想,让我每天这样低着头在流水线打工,我觉得这不是我要的生活。”谭开始思索新的人生方向。上帝为人关上一扇门,就会为人开一扇窗,这时得到一个消息,一个香港的玻璃公司招聘,一共去了三个人,最后就留下谭一个人。

  谭是个胆大心细的人,“上中学的时候,周六日我就去山上砍柴,有时候下雨的时候去摸田螺,在村里卖田螺,大声吆喝,也不管面子不面子,所以从小锻炼了很大的胆子,也很想赚钱。”

  在香港玻璃公司工作期间,谭表现的非常勤快,与同事相处的非常好,即便被调到一个月八百元的办公室,也保持谦卑的性格。虽然收入提高了,但是谭把全部工资寄回家里,每个星期天坚持踩单车一个半小时回老家。

  正是不辞辛劳的付出,谭的命运终于发生了改变,从打工到创业,“社会对我们很公平,每个人选择的机会都是平等的。我能成功,因为我执着。”每当有人问起谭如何成功的时候。

  谭也是个非常善于学习的人,通过大约两年的时间,谭基本把公司的全部工作都掌握了,从一线生产到如何跟客户打交道。

  也正是这些积累与沉淀,谭从签约国际高档内衣的花都总代理,成功赚取“第一桶金”;再到汽车美容行业,赚到了人生的“第二桶金”;接着投向园林绿化工程和房地产,以三栋别墅绿化工程就能赚取一栋别墅的“吸金”速度收获她的“第三波”财富;最后到义无反顾的投身中脉美体内衣事业,开启自己新的梦想起点。

  五载的风风雨雨,谭从零开始、从无到有,经历了起步期的无数艰难:被怀疑、被嘲笑、被打击,但梦想、信念的力量让她把一个60平方米的美体工作室变成了一个投资超过150万、超过1500平方米的形体体验中心会所,并由此直接影响并产生了超过60家形体体验中心,同时带领一群有梦想、有责任的伙伴、企业家传播正确的内衣文化,把美体内衣市场做到了国内外。正如谭所说:“我的性格很强硬,命也硬,加入中脉之前,我从来不掉一滴泪。命运给我的东西,我不抱怨,去承受它。我的成功是被生活逼出来的,我没有别的选择。”

  遵道而行但到半途须努力;会心不远欲登绝顶莫辞劳。曾经生长在贫困农村家庭的灰姑娘,今天大家尊称的企业家、慈善家“丹姐”,走过了一段追逐梦想、把握趋势、不断自我超越的创业旅程,在中脉美体事业这个“梦剧场”上演绎了属于她和她的团队的精彩人生。

相关新闻:

中国质量万里行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声明 | 人才招聘
Copyright © 2002 - 2015 京ICP备130128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