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滚动新闻

广州90后讲述租房故事:我的房东是同学

2017-07-24 11:48:23    南方都市报        点击:

  这是「95编辑室」的第28篇文章

这是‘95编辑室’的第28篇文章  长期以来,这样的说法十分流行:租的房子只是临时睡觉的地方,买房才是立身之本。盼望着盼望着,广州人民喜迎“租售同权”新政。持这种观点的人,还会多吗?

  有一个段子是这么说的,如果有人说,在30岁之前,凭自己的努力在一线城市买房了。那么,他一定是在广州。与北上深相比性价比偏高的房价,使来广州的年轻人多了几分慰藉。今天,95编辑室带来了3个广州租房故事,20出头的她们,在广州这方天地里,有什么样的悲欢离合?

  “我的房东是同学”

\

  今年7月,从一所广州本地高校毕业后,唐晶和两个同学一起,分享了一套约90平米的房子。每天,唐晶从向阳的房间醒来,走出小区大门,约莫7分钟到达地铁站,踏上熙熙攘攘的三号线,一直往北,半小时后,抵达位于珠江新城附近的公司。

  没有和中介的来回拉锯,也没有一家一家挑选反复比价,唐晶的租房经历比想象中顺利太多。很大程度上,这归功于一位好房东。

  唐晶的房东,是她的研究生同学。

  去年,他在广州番禺区置办了一套二手房。唐晶觉得,熟人的房子安全性有保障,也省去了找房的麻烦。现在,唐晶和两个室友一起,每个月把房租交给同学。而房东,住在公司宿舍收房租。

  同班同学已经买房,而自己却要给他交房租是一种什么体验?唐晶觉得,人各有命,习惯就好。

  这个90平的房子让她有了家的感觉。两个室友都是和她关系很好的同学,彼此熟悉,互相信任。其中一位养了一只猫,因为它的加入,唐晶和室友平日里会买很多水果和零食,塞满整个冰箱。猫的主人出差时,其他两个人会帮忙铲屎,自动接过了照顾猫的任务。唐晶的室友觉得,每日最放松的时间,便是猫趴在自己身上,抚摸爪上的小肉垫,耳边传来它阵阵的呼噜声。

  像许多个刚刚来到大城市打拼的年轻人,唐晶和她的室友们时常加班,踩着黑夜的影子回来是一种常态。他们甚至有不成文的比赛,谁会是每天加班时间最长最晚回家的人。如果有一天能在晚上10点前聚齐,三个好朋友就排排坐窝在沙发上,买了一个投影仪,一打开,整片墙都是屏幕,一起看电影或吐槽综艺节目。

  对于未来,唐晶没有想太多。目前,她签了一年的住房合同。如果明年,室友和她依然单身,她就会继续租下去。

  工作日的时候,唐晶回到家,有时会想,好好计划一下周末。到了周末,又觉得天气太热,懒得化妆出门,往往选择在家瘫两天。“很多人觉得租房就是个睡觉的地方,随便住住就好,但对我们懒宅而言,住房与生活是一体的。”唐晶觉得,良好的居住环境,有向阳的窗和柔软的床,空调冰箱和外卖电话,干净的马桶,稳定的wifi,能让她在休息日好好做一个恩格尔系数高的人。

  “遭啥罪也不敢和家里人说”

\

  这是天舒第一次租房子,也是她第一次来到广州。20岁刚过,趁着暑假,她从武汉来到广州实习。与她同行的,还有四个大学同学。自然,他们想盘下一套房子,五个人挤一挤一起合租。

  来广州不到一个月,天舒已经搬了一次家。说起找房经历,也一波三折。起初,他们住在广州东附近的一处公寓。环境好,设施佳,没什么可挑剔的,除了价格居高不下。他们商量着再找一处便宜些的。实习之前,天舒想好了预算,每人每天50元以下。

  朋友托朋友,有人介绍了一套房子,说下周一就可以入住。周日晚上,他们便一起去实地看看,结果,并没有意料中的好。第二天,原本的公寓也要到期了,要是找不到房子,他们也不知道,可以住哪里。

  那天晚上,所有人疯了一般刷着各种APP,天舒说,本来不抱什么希望,但实在没有地方住了。他们看中了一个合适的,当晚就约了去看房。到了现场,出乎意料地合适,第二天,五个人一起搬了过来。

  有惊无险,现在的房子比天舒的预算还要低了不少,住40天,每个人1200左右。如果说有什么不满意的,就是周围的环境比较杂乱。房子位于一个老旧的住宅区大院,距离火车站仅有400米,周围散落着服装城,钟表城。与之前在广州东的公寓相比,天舒觉得,心理落差挺大。“现在都不敢加班太晚回去了。”

  虽然如此,天舒仍然记得,刚住进的那一天,她是开心的。“觉得有家了,之前心里都不踏实。”她买来柚子,用柚子皮放在冰箱里去味。又买来速冻饺子,填满冰箱。但她忘了,房子里的冰箱只有冷藏,不能冷冻。第二天,打开冰箱准备煮饺子吃的她,却发现全都变得黏黏糊糊的。

  那是她在出租屋里第一次想哭。她想起大学所在的地方,武汉,路熟,不会饿肚子,还有住的地方。“来广州以后,我们就觉得武汉是第二故乡了。”

  她什么都不适应。“在家时都是小公主”。而现在,五个年龄相仿的人,四女一男,挤在60平米的房子里。没有书桌,整个房子里只有一个小茶几。晚上下班回来用电脑,天舒得趴在床上,用得久了,睡觉时颈椎跟针扎的一样,根本躺不住。床也是硬的,说是床,其实就是床垫上铺了个床单,她没经验,半夜空调一吹,第二天早上起来,鼻子也不通了,喉咙也发痒,发烧了。

  天舒什么也不敢和家里人讲。在朋友圈里,她永远阳光,一直喜悦,来到广州,仿佛过的很好。

  “与其住差房子,不如好好挣钱”

\

  “不要找中介”。薇薇记不清,多少个前辈对她说过这句话。但她践行了,工作一年,她因故要从北京来广州居住两个月。一方面听了前辈劝告,另一方面,中介费相对于两个月的房租来说,贵了些,她觉得不划算。

  两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在租房市场,这样的房子并不好找。她的找房路先从豆瓣开始,没过几天,她看中了一家,实地考察,却觉得房子味道不对,不甚合意。

  “我再考虑一下。”她对二房东说。再没了下文,给别的房子打电话,被告知,已经租出去了。

  豆瓣找房路宣告失败。她最终敲定的,是朋友介绍的一家。有点远,上班要将近一个小时,好在室友是朋友的朋友,彼此信得过。

  很多人喜欢一个人住,但薇薇觉得,她是个群居动物。哪怕是和陌生人合租,她也不愿意一个人。“合租,起码有个照应。”有时候她会想,万一有一天,家里出了什么事,自己出了什么事,一个人住,连一个帮手都没有。

  回到北京之后,薇薇仍然会回忆起在广州出租屋内度过的美好时刻。她住在12楼,顶层,推开门,迎面是一扇落地窗。房间里也有一面飘窗,晚上,她很喜欢把飘窗打开,桌子上放点喝的,打开台灯看书。往窗外看,夜景迷蒙,没看到过什么星星,但,是辽阔的。

  “在北京,要想搞到这样的房子,一个月至少要3000。”每个月1500,她拿下了窗外的夜色。

  薇薇觉得,起码在她这个年龄,只要能有自己的独立空间,就不会很在意是租的还是买的。

  同龄人里,也有住的很逼仄的。薇薇的大学同学,曾经在北京住了一个月的地下室,一个单间里又隔断成好几间的那种,这么住了一个月,有一天他醒来,不知道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那一刻,他下定决心搬出去。

  “与其为了减少房租住不好的房子,不如努力挣钱”。薇薇说。

相关新闻: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中国质量万里行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声明 | 人才招聘
Copyright © 2002 - 2015 京ICP备130128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