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滚动新闻

铮子的足球故事

2017-02-13 15:48:30    中国质量万里行    文/梅岭    点击:

  铮子有一阵儿没踢球了,那天他在群里晒了一张在北医三院看病的照片,踢了10多年的球,铮子膝盖上的老伤又犯了。去年年初的时候,35岁的铮子从天津搬到了北京通州的新家,并和小区的球友们一起组建了一支球队,认识了华哥、谦哥、小志和杨雪。

  初次见到铮子是去年7月里一个周末的下午,身高1米85的他,身材有些微胖,长着一张娃娃脸,他正在往车里搬水,铮子说今天约了一个对手,还不知道实力如何,等会儿要和华哥他们研究下怎么踢。说话席间,他又在群里招呼着大家等会儿开车一起走。

  铮子和他的新球队

  去年年初铮子建立的足球群开始招募之后,小区参加的人渐渐开始多起来,从最开始的不到10个人发展到现在快50人,年龄跨度也从最小的21岁年到最大的45岁。人多了,铮子和华哥在群里跟大家开始商量着组建球队的管理层。铮子被大家选为队长,华哥是副队,谦哥负责财务,小志负责活动的组织。

\

  刚开始周末踢球的时候,找场地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儿,铮子和小志他们几个商量找场地一是考虑近,二是性价比高。在网上咨询了一些球场之后,最终选择了一个离家不远的球场,开车有20分钟的车程,价格是每小时200块钱。

  球队里财务谦哥粗算了一笔账,按20个人踢球的话,每次人均算下来加上买水的钱也就20元左右。不过场地要提前订,有几次小志周五的时候准备订,人家告诉他说都预定出去了。特别是夏天那会儿踢球,下午5点以后到晚上10点都是球场的使用高峰期。

  铮子所在的小区附近有一所大学,每次他开车路过时,总觉得那里的球场还不错,群里的队友嚷嚷着让铮子先把门口的大爷搞定了,大家就能去里面踢球,后来铮子也跑去问了几次。幸运的是,他没搞定门口的大爷,却认识了球队后来新加入的王伟,王伟在那所大学里上班,这让铮子和队友们感到高兴,以后踢球有了固定场地,既方便省钱又能经常踢。

  有了场地,小志在群里发公告让大家选球衣和号码,在淘宝上对比了几家定制球衣的店铺之后,最终选了莱斯特城的蓝色球衣。狐狸队逆袭夺冠的故事让铮子和华哥他们感觉很励志,看了那么多年英超,终于有一支平民球队拿到冠军。铮子选了19号,他说那时他女儿出生的日子。

  去年夏天,铮子和大家一到周末没事就混在球场里,人少就踢小场,赶上人多就跟学校的学生约比赛。

  那天下午比赛中场休息时,铮子坐在草坪上,喘着粗气,汗从他脸颊两侧一直掉落在草坪上。他把球衣放在头上遮挡着阳光,后背露出几块膏药,铮子以前有一次踢球跟别人争球时,下落时不小心失去重心,背受了伤。

  铮子说他最胖的时候都快200斤了,那阵儿只能当当守门员或踢踢中后卫,他总爱自嘲说等对方前锋过来,他跑不过人家身体也能抗住人家。有一次他还真把对方前锋撞个跟头,不过他说当时真不是故意的,赶紧跑过去把人家扶起来,问人家有没有伤着。后来对方那个前锋成了铮子的好朋友。

  铮子的队友们说:“他踢比赛的时候一点也不惜力,总是前场后场的来回跑。”铮子笑着说:“他就是想着赶紧让自己出出汗,减减肥,重新能向华哥一样踢回前锋的位置。”

  那天球队赢了比赛,华哥独中两元。比赛踢完,铮子号召大家把喝完的矿泉水收拾起来。铮子说:“常在这里踢,别把人家的球场搞得不像样。”

  作为副队的华哥在场上踢前锋,头发有些卷,78年出生的他身材一直保持的不错,铮子的印象是华哥脚法不错,大局观强,跑起来也丝毫不逊87年出生的小志,在球场上偶尔还可以做出倒钩这样的精彩表现。来自辽宁的他从小就喜欢体育,在铮子眼里,华哥很随和,有时大家老在群里吐槽他,华哥总笑着说:“随时做好准备”。

\

  有时踢完球铮子和大家在小区附近的饭店撸串喝酒,聊聊比赛的过程,说说谁那脚远射厉害,谁又漏人了。华哥不擅饮酒,每次铮子都是给他点一大瓶可乐。华哥总是一脸苦笑着对他说:“我喝这个不比你喝啤酒少。”

  队里每一项开支之后,谦哥都统计清楚发到群里,像买个新足球,买几箱水这样的。铮子说第一次见到谦哥时,感觉他的为人像他的名字一样很谦逊,低调。来自湖南的谦哥在北京打拼10多年,这几年事业逐渐稳定下来。每次聚会时大家天南地北的聊着天,谦哥有时也说说自己过往的经历,比起聊天,他更愿意倾听。

  小志每周一开始都会编个踢球的宣传语到群里,开始的时候还是以健身为目的,后来就开始尝试网络段子的写法,有时也弄个“两学一做”的内容出来,大伙儿总调侃小志是个老司机,铮子说小志挺有文学细胞的,其实小志的工作是一名地铁司机,平时周末为了赶上踢球,经常要跟同事换班。

  新球队成立一年了,去年一年前后踢了50多场,铮子几乎场场不落,尽管有时候感个冒后者膝盖又疼了,但他总会来给大家递递水,捡捡球,有时还帮比赛下来的球员按摩几下。球队一年比赛输赢参半,赢了大家高兴一下,输了也没多去在意,铮子说大家一起踢就是图个乐儿,别受伤就行。

  队里唯一的女队员

  杨雪加到小区的足球队里算是误打误撞,一开始她进到群里来一看里面都是男的,她觉得不好意思的说要准备退群,铮子和小志他们也打趣着挽留她,说让她当球队的领队。

  杨雪有时也会跟大家一起踢踢球,更多时候给大家拍拍照,录个像之类。她在手机找了几个不错的足球APP软件,一一的给球队注册了名字,有时还能跟上面领到一些小礼品,比如战术板、号坎儿之类的。比赛完了,她会写一些感受分享到那上面。

  “阳晨小贝”这个网名杨雪用了很多年,当年学校里像她一样喜欢贝克汉姆的女球迷数不胜数,那些年,杨雪收藏了不少小贝的球衣,无论从曼联到皇马再到后面的AC米兰,曼联7号永远是她最钟爱的一件。

  从高中到大学再到工作,杨雪觉得自己一直没离开过足球。高中那会儿,学校踢比赛,个子不高的她跑起来速度很快,比赛中常常进球,这让班里踢球的男生惭愧不已。

  作为北京球迷的她这些年一直关注着国安,尽管这几年常常让她感觉又爱又恨,但她朋友圈里发的大多数都是到各个城市看国安的比赛。这些年,她大大小小的跑了不下50个城市,有的只是当天去就回来,她说就是为了看一场国安的球。

  铮子说:“他有时挺羡慕杨雪这样的状态,跟着自己喜欢的球队一场一场的跑。”他说有机会他一定去西班牙看场皇马的比赛,做了快20年皇马的球迷,他总忍不住聊起那些年收集的每一张球星卡,买的每一件皇马球衣,以及每一次深夜爬起来看过的比赛。

  喜欢只因热爱

  铮子还记得第一次大家踢完球时,在路边撸串喝着啤酒,然后每个人介绍自己,聊着来自哪儿做什么工作的话题,后来大家商议着给球队起了个名字叫“兄弟足球队”,因为大家来自五湖四海,球队里做广告设计的杰子还专门设计了队徽。

  去年欧洲杯的时候,铮子说他这把年纪熬夜真不行了,他看好的法国和德国都没笑到最后,最终成全了葡萄牙的第一个冠军。后来铮子回忆起那天比赛,觉得这是他自看球以来最失望的一次决赛。唯一让他铮子高兴的是C罗拿了冠军,他猜对了比分,赌赢了大家的红包。

  华哥后来也回忆说:“那天比赛结束还不到六点,铮子就招呼着队友们吃早点,小志说那会儿铮子脑海里还是比赛时的场景,想着赶紧跟大家说一说。”

  每次有英超的比赛,铮子也在爱群里聊几句,有时也会分享一些看直播的网站。铮子也买过几次新英的比赛,不过那会儿直播上老卡。

  去年年底的时候,苏宁以7.21亿美元(约合50亿人民币)的总价取得了英超2019-2022赛季中国大陆及澳门地区独家全媒体版权,苏宁体育通过旗下的PPTV 参与竞标并最终赢得英超3个赛季的转播权。铮子说:“他买的PPTV电视算是派上用场了。”

  前两天铮子在群里晒了下他新买的一双耐克刺客系列的球鞋,之前的那双白色阿迪他穿了5、6年,没舍得扔,铮子说那双鞋是他当年参加公司比赛时获得最佳射手得到的奖品。

  说起球鞋,铮子已记不起这些年踢坏了多少双球鞋。

  “记得那会儿一双双星球鞋才19元,踢得也挺带劲儿,后来也买过回力的鞋,也穿的不错。现在大家脚上踩的都是阿迪耐克彪马这样的大品牌。”铮子说:“现在都是踢的好不好先放一边,装备得跟上去。”

  2001年10月7日国足出线那天,还在北京上初中的小志和朋友一起跑到天安门庆祝。那年他一路看完了国足的每场预选赛。

  一晃时间都过了15年之久,当年青涩的小志已为人父。前不久小志踢球时,旁边的铮子偶然间跟他聊起,国足出线那年,他正在北京四处找工作,也去了天安门,只是当时咱们都不认识。

  像铮子和小志一样,很多人因为足球结缘,因为这项运动,给平淡生活里带来了很多乐趣。

  铮子说:“有一次网上看了一篇爱踢球的大哥写的文章让他感动。”里面写到:“很少有人理解一个非职业球员对于足球的感情,那是我从青春期以来唯一不离不弃的情人,离开球场,就远离了自己的青春时代。”

  像铮子华哥他们一样,在每个城市里或许有成千上万的老男人,一到周末就订场地,约比赛。有的人只是为了上场踢个十分钟,然后回家继续过自己的庸常生活。因为有这一片草坪勾着,他们每周都会有一个梦想,把自己幻想成为加肥版的C罗或是老年版梅西,然后在一个个周末让梦破碎,再贼心不死地寄望于下一个周末的到来。

  在《阿甘正传》中,有人问阿甘:“你为什么跑?”阿甘回答:“我喜欢跑。”

  “为什么喜欢足球?”铮子回了两个字:热爱。

相关新闻: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中国质量万里行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声明 | 人才招聘
Copyright © 2002 - 2015 京ICP备130128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