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滚动新闻

小鸣单车拖欠消费者押金 广东省消委会提起公益诉讼

2017-12-19 11:40:08    南方都市报        点击:

  共享单车公益诉讼全国第一案,小鸣单车将走上被告席!昨日,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简称省消委会)就“小鸣单车”拖欠消费者押金、资金账户管理不规范等系列问题提起公益诉讼,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正式受理。据介绍,全省已经接获对小鸣单车的投诉超3万件,经银行核实小鸣单车押金并未委托第三方监管。

  省消委会提起消费民事公益诉讼

  省消委会介绍,近期小鸣单车等多家共享单车企业不断被传出经营异常消息,由于共享单车企业普遍在押金收取、存管及退还方面存在缺陷,引发消费者押金退款难、维权难等问题,产生大量消费纠纷。为了保护不特定大多数消费者的合法权益,规范行业发展,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赋予的职责,12月18日,广东省消委会就“小鸣单车”拖欠消费者押金、资金账户管理不规范等系列问题,以其经营管理方———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作为被告,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消费民事公益诉讼。

  省消委会提出判令被告立即停止拖延退还消费者押金的行为,对消费者押金实施专款专用、即租即押、即还即退、第三方监管等措施,对新注册消费者采用免押金的方式提供服务等诉求。目前,此案由省消委会公益诉讼律师团成员———广强律师事务所陈北元律师、广东金轮律师事务所方圳斌律师共同进行代理。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已受理此案件,这标志着共享单车消费民事公益诉讼全国第一案正式打响。

  小鸣单车处理消费者投诉被动消极

  今年8月开始,省消委会陆续接到消费者关于小鸣单车押金逾期未退还的投诉,且投诉量迅猛增长。截至12月8日,省消委会本部收到消费者对小鸣单车的投诉达2952件(不含来访)。据不完全统计,全省各消委会受理小鸣单车投诉超过3万件,投诉内容大多针对押金逾期未退还的问题。为化解消费纠纷,省消委会曾一边受理投诉并进行调解,一边联系经营者要求其作出说明,并建立投诉转接机制,采取向小鸣单车方发函调查询问、约谈相关负责人等。

  省消委会透露,11月中下旬开始,小鸣单车公司在处理省消委会转办投诉方面开始出现被动消极,省消委会加大指导、监督力度,但对方不仅未及时处理投诉、实质改善逾期未退还押金的状况,对省消委会提出的落实押金专款专用、第三方监管、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要求也未加落实,导致消费者投诉不断增加、积压。

  小鸣单车押金并未委托第三方监管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退押事件中,省消委会表示曾在调查、约谈过程中多次向小鸣单车确认其账户性质及存管情况,对方一直坚称其押金账户开设在某银行,账户性质为银行托管的资金账户。但是,经省消委会9月向银行方发出调查函了解到,其开设的资金账户为一般账户,并非第三方监管的银行专用账户。也就是说,小鸣单车收取的消费者押金没有实施银行托管,而且并未向社会作出真实说明、明确告知。

  省消委会认为,小鸣单车经营者长期占有消费者押金、违背按时退还押金承诺、未实行专款专用和第三方托管、押金管理使用不公开等系列问题,已然违反《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交通运输部等10部门《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等规定,损害消费者的财产权、知情权、选择权和公平交易权,破坏市场公共秩序。省消委会就此提起消费民事公益诉讼,希望以司法判决推动共享单车营销模式科学化、合理化,实现行业规范有序、健康长远发展,给消费者提供安全放心的消费体验和无忧的维权保障。

  律师说法

  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北元:

  消费公益诉讼核心在推动规范经营

  不能解决个体赔偿问题

  关于省消委会提起的共享单车公益诉讼全国第一案,此案诉讼律师团成员、广强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北元告诉南都记者,省消委会发起此次公益诉讼的目的并非为个别消费者去解决退押金问题,而是维护不特定消费者主体的合法权益,希望通过司法判决,推动共享单车经营者进行规范化经营。即此次的公益诉讼不具体涉及到钱的问题,也不能将所有问题解决。

  据介绍,2013年新民诉法确立公益诉讼制度后,同年修订通过次年实施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七条对消费公益诉讼的起诉主体作了明确规定:对侵害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行为,中国消费者协会以及在省、自治区、直辖市设立的消费者协会,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最高法院2016年发布的审理消费民事公益诉讼司法解释第十三条明确:“在消费民事公益诉讼案件中,请求被告承担停止侵害、排除妨碍、消除危险、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的,人民法院可予支持。”

  目前,在消费民事公益诉讼实践中,公益诉讼原告发起的多是停止侵权之诉而非赔偿之诉。专家分析,公益诉讼制度设计目的就不是为了个体利益,而是为了规范市场主体。

  现场目击

  小鸣单车广州办公地人去楼空

  昨日,南都记者尝试联系小鸣单车公司。公开资料显示,小鸣单车经营管理方为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得知,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登记状态为“在营(开业)企业”。2017年10月18日其住所由广州市增城区新塘镇荔新十二路96号12栋109号3楼变更为广州市天河区五山路141号之二1611房(仅限办公用途)。

  昨日下午6时左右,南都记者走访五山路该地址发现,与其他同楼层企业正常开业不同,1611房已经关闭,门锁无人。玻璃门上贴着的纸张被撕下,门口无任何有关“小鸣单车”的信息。楼宇物管安保人员说,该公司搬走已经几个月了。此前有媒体报道,该公司至少在10月底就已搬离。

  根据之前综合信息,南都记者得知小鸣单车还有一处办公地点在尚德大厦三层,与“凯路仕”公司共用一间办公室。随后,南都记者现场看到,该办公地只有一处显示为“凯路仕”的公司(广州凯路仕自行车运动时尚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仍在营业,但未见到工作人员。南都记者11月份曾经走访该公司,工作人员称小鸣单车早已搬走,与“凯路仕”没有关系。

  昨日,南都记者就公益诉讼问题电话咨询小鸣单车公关人士,对方回应目前已经离职,具体情况不清楚。记者多次致电此前为小鸣单车实际控制人的邓永豪,电话显示无人接听。

  记者观察

  挪用押金成“公开的秘密”?

  早在4个月前,南都记者通过实测七家一线共享单车平台的押金退还情况,摩拜、ofo、哈罗(hellobike)、优拜均在申请押金退还当天到账,小蓝则用了2天,小鸣用了10天,酷骑迟迟未退。如今,小鸣、小蓝、酷骑等多家共享单车押金已经无法退还,公司多数“人去楼空”。即使有公司宣布由另一家共享单车拜客接管运营,但对方称即使合作也只负责车辆运营维护,不负责“押金退款”等问题。

  按照交通部的共享单车新规,共享单车押金必须“专款专用,即租即押、即还即退”。但是,从几家资金困难的企业均遭遇押金退还难的现状以及业内人士的说法来看,共享单车“挪用押金”几乎是公开的秘密。即使现在能实现押金秒退的摩拜、ofo,在上个月遭遇“挪用押金数十亿”的质疑时,两者公开声明均强调“保障用户押金安全”,但也没有正面回应押金使用状态。

  目前,共享单车押金并没有明确的政府监管方,国家和银行机构对于共享单车没有监管账户的明确规则,也尚未收到具体由哪个部门监管的文件。广州市交委向南都记者证实,由于没有上位法授权,目前广州市交委对于共享单车的押金管理只能以约谈为主,督促平台做好押金管理,暂时没有刚性的行政管理手段保护用户押金安全。在此背景下,共享单车押金更多是依赖于开户行对资金的监管。其中,摩拜、优拜开户行是招行、ofo是中信,小鸣是华夏银行。

  而银行也有其他业务需求。业内人士透露:“专款可以定义为‘不出账户’,有些企业可能与银行达成协议,设立监管,但购买银行内理财产品。”

  ofo的银行托管方中信银行(6.160, 0.03, 0.49%)告诉南都记者,其押金使用状况签订保密协议,不便透露。而小鸣宣传的托管方华夏银行广州分行负责人则表示,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注:小鸣单车是该公司的主营产品)在华夏银行开立的结算账户性质为一般存款账户,未与开户银行签订任何资金监管协议,故无法对其进行资金监管。

相关新闻: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中国质量万里行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声明 | 人才招聘
Copyright © 2002 - 2018 中国质量万里行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4432号     京ICP备130128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