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滚动新闻

山寨路牌可线上定制包安装 买家多为广告公司或房企

2017-07-27 10:39:16    新京报记者        点击:

  一名买家在评论中对卖家安装路牌表示感谢。

一名买家在评论中对卖家安装路牌表示感谢。

2009年12月8日,北京相关部门在整治行动中,拆除“山寨指路牌”。图/视觉中国

2009年12月8日,北京相关部门在整治行动中,拆除“山寨指路牌”。图/视觉中国  “山寨路牌”线上定制包安装

  某电商平台单个商家线上销售量过万,购买者多为广告公司;律师:私装路牌违法严重可追刑责

  来源:新京报

  铝材质地,蓝色底板的“标准”路牌上标示的内容,并非现实应有的地理信息,而直接指向某家商业机构。

  电商平台上,“山寨路牌”大行其道,单个商家销量动辄过万。这种由私人定制,外观与交通标志牌无异的路牌,成为一些企业眼中的“生意”。印有广告内容的路牌设置在路边,推广效果不亚于灯箱广告,制作成本更加低廉。从设计制作到完成安装,一个“山寨路牌”报价普遍在万元左右。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山寨路牌”购买者多为广告公司,也有少量房地产企业。一名“山寨路牌”制作者称,“山寨路牌”能做到与正规路牌高度相似,除非被刻意举报,否则很少被发现拆除。法律界人士表示,设置路牌等交通标志物,需经市政主管部门批准,否则即属违规。私设路牌由于存在大小、位置、未张贴反光膜等问题,会对道路交通安全产生负面影响,如果造成事故,设立者需承担法律责任。

  线上销售 部分店家交易量过万

  当地媒体报道,在长春市区北部快速路与亚泰大街快速路交会处附近,一座高架桥上桥口立着一块蓝色方向指示牌,提示前方是台北大街,右转为亚泰大街南部快速路,指示牌下方,注有某家企业“温馨提示”字样。多名市民反映,指示牌所标方向错误,一名司机称,因高架桥上无法调头,发现方向错误后,只能绕出近10公里,才能绕回到台北大街。

  类似路牌指向错误的事件,多地此前曾有报道。“山寨路牌”大行其道,普通人几乎无法区分。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网络电商平台,“山寨路牌”交易活跃。登录淘宝网,输入关键词“路牌”,界面跳转出数百家相关商家,注册地位于全国各地。其中销量靠前的几家店铺显示成交量过万。这些商家以自制路牌图片为招牌,打出“厂家直销”字样吸引客源。

  一些买家在网店留下评价,并拍摄实物照片。新京报记者看到,这些路牌的正面,大多印有公司、楼盘名称,安装在竖杆上,远看近似交通指示牌。

  江苏一家环保制品企业曾于今年4月份,制作一块“山寨路牌”,并在其正面加印公司名称、主营业务等信息。上述企业一名负责人称,公司位于一处园区内,距离主干道较远,为起到提示作用,于是制作一块路牌放置在靠近厂门的马路边。

  “山寨路牌”可定制 总价万元

  一家注册地显示为江苏宿迁的“山寨路牌”制造商告诉新京报记者,路牌的购买者,大部分为广告公司,另有一些厂家或者楼盘销售方制作。上述制造商的报价显示,一块宽1米2,高36厘米的单面路牌,成本价为360元;高1米5,宽40厘米的路牌,则为450元。此外,双面皆有字的路牌,报价会高一些,按照面积收费,每平方米350元。

  多名“山寨路牌”店家表示,路牌的文字布局及排版,可参照当地交通指示牌的规格进行制作,也可根据买家需求进行定制。

  制作之外,主要的费用来自安装。上述宿迁制造商称,买家通常会选择“绑在电线杆”上,这样能够省下一笔购买金属竖杆的费用,但缺点在于“容易被发现”。而如果自行购买竖杆,则需要一笔购置费用。一名来自上海的制造商算了一笔账,从设计制作,到安装成型,上海范围内制造方可以全包,报价在1万元左右。

  江苏一家楼盘的销售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在楼盘开盘时,其曾在路边设立指向售楼处的“山寨路牌”。上述销售人员称,楼盘所在位置位于新区,周边较为空旷,设置指示牌“要醒目些”。其同时称,对于楼盘来说,指示牌除了标注位置,还起到广告牌的作用。与动辄数万元的灯箱广告相比,“山寨路牌”宣传效果类似,成本则要低廉许多。

  ■ 延展

  私设路牌 打击存在难度

  《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道路管理条例》第二十九条规定,依附于城市道路建设各种管线、杆线等设施的,应当经市政工程行政主管部门批准,方可建设。不按照规定办理批准手续的,由市政工程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其他有关部门责令限期改正,可以处以2万元以下的罚款。

  新京报记者检索交通部、公安部发布的GB5768-1999《道路交通标志和标线》国家标准发现,能上路的道路交通标志包括警告标志、禁令标志、指示标志、指路标志、旅游区标志、道路施工安全标志和辅助标志七大类。其中,指示标志按照规定,能上路牌的只有车站、码头、重要场馆、加油站等,其他单位原则上都不允许上路牌。也就是说,商业机构实际上几乎没有可能出现在官方制作的路牌上。

  多名曾设置“山寨路牌”的企业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透露,其在安装前并未报备,也未取得有关部门的许可,属于“偷着装”。一家制造商客服人员也表示,“只要没人发现就没事”。

  河海大学土木交通学院教授吴跃东介绍,通常来说,交通指示牌分三种,第一种是蓝底白字,常用于交通指示牌;第二种是茶色路牌,常见于公益机构或公共休闲场所指引;第三种是绿底白字的高速路指示牌。其表示,私设路牌一定程度上对司机造成干扰,破坏交通标志牌的连续性和完整性。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各地有关“山寨路牌”的问题由来已久。南京一名市政部门负责人表示,由于私设路牌存在一定的隐蔽性、地点上呈现出随意性,导致取证及打击均存在难度,加之制作成本相对低廉,因此出现屡禁不止的局面。

  律师:造成严重后果或担刑责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永杰表示,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交通指示牌的设置,需经过主管部门审批,有严格的制作标准及安装规范。相比之下,私人设置的“山寨路牌”规格不一、设置地点随意,部分未按规定张贴反光膜,占用城市公共空间,对行人和车辆正常通行均造成影响,存在交通安全隐患。如果因此直接导致交通事故的发生,则设置者应当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四条规定,广告“不得含有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内容,不得欺骗、误导消费者”,此外,广告“不得妨碍社会公共秩序”。王永杰认为,山寨指示牌客观上承担广告牌的作用,应当受到广告法制约。其通过模拟公共设施的外观,发布广告的形式,已经涉嫌误导消费者,有虚假宣传之嫌。其表示,对于制售、安装此类路牌的企业,应该进行线上线下的联动,将日常巡逻与群众举报结合,实现共同治理。

相关新闻: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中国质量万里行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声明 | 人才招聘
Copyright © 2002 - 2015 京ICP备130128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