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滚动新闻

化妆品韩国代购的“灰色”通道

2017-04-07 10:05:00    中国质量万里行    文/又又    点击:

  韩国的美容术世界闻名,化妆品作为美容业必不可少的补充,也同样誉满全球。一些去韩国旅游的中国游客,拥有爱美的天性,又没有整容的勇气,只好退而求其次,对化妆品青睐有加,这使得去韩国旅游带化妆品就跟去日本的旅客要带马桶盖一样,竟然有了别样的优越感。好在网购迅速普及,海外代购也开始逐渐走进人们的生活,对于美妆达人来说,“可望不可得”的日子终于到头了。

\

美妆博主引出话题

  前不久,被粉丝们奉为大神的韩国美妆博主Pony在淘宝上开通了美妆店,开业当天粉丝量直破45 万。然而很多粉丝还没来得及结账就发现购物车里的商品都失效了,淘宝官方给出的解释是“卖家正在被处罚”。至于为何被处罚成了一个不能说的秘密,不过很快一些消息在社交平台上爆出:韩国直邮的商品竟然是浙江金华在发货,明明显示从韩国发货的商品到国内仅用了4天,玩过代购的都知道,正常时间一般是7-15天。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大博主Pony在韩国代购这件事上弄虚作假,然而这些捕风捉影的消息就像是夏天嗡嗡作响的苍蝇,挥之不去,令人心烦意乱。

  实际上,近几年在韩国娱乐文化和明星效应的催化下,韩国化妆品海淘和代购已经是越演越火, Pony开通网上美妆店可算顺势而为,但令人恐惧的是,代购背后的灰色产业也越演越烈,大有燎原之势。不论是淘宝上动辄销量数千的面霜还是微商朋友圈里天天都在紧急加货的面膜,都明明透着一个大写的“假”字,可背后却偏偏又是趋之若鹜的购买者。

  据来自韩国贸易协会和化妆品行业的最新统计,韩国化妆品在中国市场的份额已经达到了 22.1%,韩国已经成为仅次于奢侈品牌发源地法国成为中国第二大化妆品来源国,中国已经是韩国最大的进口国,而代购在其中就占据了近一半的份额。

韩国代购的四种主要模式

  除开电商平台自营的代购业务,全世界的代购模式都基本类似,韩国也不例外,第一种是“人肉”带回,其主要途径通过三种人,即留学生、在中国生活的韩国人、定居韩国或在韩工作的中国人等等,其余的诸如靠空姐或者赴韩旅客偶尔为之的均算不上严格意义上的代购。在这些代购人群中,又以留学生为主,他们大多经历过亲情难却,帮人买东西回国的尴尬,而后逐渐发展成为提供有偿的代购服务,进而成为韩国代购主力军,甚至有留学生因此成为学业无成而事业有成的“典范”。(注:离职空姐代购案—— 2011年离职空姐李晓航因为以客带货方式从无申报通道携带进境,并且未向海关申报而被拘捕判刑。此案在当时因海外代购行为是否属于走私范畴而被社会广泛关注,同时李晓航的遭遇也被广大网民所同情。)

  第二种是韩国直邮,也就是通常的快递。现在物流业发达,国内的顺丰、圆通、EMS等都已经在韩国扎根,不过邮费居高不下。比如EMS的价格为2万韩币即约120 元/公斤,顺丰折合人民币甚至要到 180元/公斤,最便宜的圆通也要110 元/公斤。不过按照代购者的经验,圆通物流护肤品是过关重灾区,而顺丰虽然速度上有优势,但是价格奇高,并且被抽检的几率并不低,相对而言,隶属国家队的EMS稳定性就高了很多。不过从总的成本上来看,直邮并不是最佳方式,比如国内热销的悦诗风吟绿茶系列,它的一瓶精华在韩国官网上售价约130元人民币,而在中国官网上同样的产品售价210元,如果是代购“人肉”带回,价格在150-180元之间,但如果要求韩国直邮,运费加上代购费大约会在200元左右,代购的价格优势就不明显了。想通过重量来弥补价格的亏空也是行不通的,因为一旦过重就有可能被海关扣货,扣货的后果是要么补交产品原价50%的税金,要么返回韩国,中间耽误的时间可能会超过2个月。

  第三种是所谓的包通关。包通关是指交一笔钱到包通关公司(费用相对较低),集体邮寄,能保证邮寄货物不会被海关扣押,据说这类公司主要集中在首尔的东大门,但因包通关业务本身在韩国是违法的,所以包裹通常都在凌晨打包分发。包通关实际上是找了一个通关率相对高的地方。不过经历过代购的一定会发现包通关本来是个违法的事情,所以是有法律风险的,可是网络上却到处有人宣称有做包通关的能力,这很容易让人去猜想背后的猫腻。通关一般都走的是北上广等一线城市,海关随机抽查,被扣几率较小,不过一旦被查,照样损失惨重。

  第四种是海运。相对来说海运最便宜,但是起运的要求高,几公斤的化妆品远远不够,而量达到上百公斤时,进货成本又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海运一般是集装箱装货,所以被抽检的可能性小点,安全性也就高一些,但是海运速度巨慢,一般在路上20来天属于正常,等货到手一个月也很常见,这对于网上销售急于变现的代购者来说是一种煎熬。

  韩国代购的一些黑幕代购说白了就是赚差价,在专柜以会员卡的方式购买肯定比一般价格要低,而从免税店购买价格就更低,正品代购者往往通过这样的方式赚取其中的差价。在韩国,除了专柜和免税店,还有一类化妆品实体店也是出售化妆品的。这类店铺会经常销售来路不明的化妆品,大约是敬畏韩国严峻的法律,他们往往明令禁止韩国当地人购买,却对外国游客特别是中国人敞开大门,店里销售的商品价格也基本都低于专柜定价。这不得不令人怀疑产品的真实性,也说明有时候即便是有明确证据证明代购行为发生在韩国,也不能直接证明代购商品就是正品。在韩国买化妆品,美容顾问送小样都特别大方,很多店铺,哪怕顾客不消费,也可以得到几瓶小样。而这些都会被代购们明码标价拿出来售卖,淘宝上甚至有专门销售小样的店铺,不过那些动辄销量数千的小样肯定不可能是通过赠送能达成的。业内人士透露:这些店铺销售的小样主要有两种渠道,一是来自广东生产的小样,它们的气味与黏稠度都与正品有明显出入,只要用过正品的人,很容易分辨;二是将韩国国内的过期正品运到国内加工成小样,这样普通消费者分辨起来就很难了。

  韩国化妆品代购假货的种类为了给商品披上正品代购的外衣,造假者无所不用其极。当消费者开始怀疑商品产地不在本土时,他们会将国内的产品寄到韩国,再发回国内;当消费者开始怀疑物流有问题时,他们又会从韩国寄回空盒子来,制造物流凭证;当消费者开始质疑购物小票时,他们在国内一些网站上已经能买到各种代购假票据,并且毫不担心,因为专柜一般并不提供鉴定服务。 2016年直播火爆,这给了做真实代购的商家一个自证清白的机会,因为通过淘宝、微博等平台,买家可以直接看到自己订购商品在海外购买全过程,“较真”的买家甚至把开不开直播当作检验卖家是否是真实代购的标准。不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直播的出现增加了假货的成本,但当利润空间足够大时,售假者仍然愿意铤而走险。卖家虽然直播了在专柜购买正品的全过程,但是在韩国,凭小票是可以两周内无条件退货的,所以执意售假的商家在直播结束后再去专柜退货,然后再发假货这样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值。说到假货,代购化妆品也分好几种。除了那些“一望便知,明知故问”的假货和上文提到的假冒小样,还有几种是常人很难分辨的。

  1、真假混卖——正品代购税负、渠道、销售等成本越来越高,为了获取更多的利润,一些坚持走正路的商家被频繁上门推销的假货商人带跑偏,开始真货假货混着卖,享受到暴利带来的快感后,开始彻底沉沦。

  2、高仿正装——这算是造假界的一股清流,都是造假,却又把假货做得一般人看不出来,还很有职业道德,产品不违规,以安全为前提,虽然不会有什么明显效果,但也不会让人用出问题。他们的货经过国内生产,运到韩国,再发回国内,即业内口中的“化妆品假货洗白”之后,足以让绝大多数人无法辨别真假。

  3 、水 货( 未 交 关 税 的 商品)——其实这就是真货,未交关税,所以也是走私货。实际上很多正规韩妆代购都是这种,他们通过遍布韩国的化妆品销售公司拿货,这些公司类似于中国的烟草专卖,即销售公司销售各大化妆品厂家提供的商品,同时化妆品厂家又根据销售公司的规模级别等每个月给其固定数量配额。目前国内做的顶级韩妆代购应该都是从销售公司批量采购,再包通关物流到国内。

  4、临期产品——有些产品已经到期或者快到期,往往不得不低价处理,这时还不能算假货。不过是否是临期产品对于没有买过同类正品的人来说辨别是有难度的,因为对于有心造假的人来说,那些打印在瓶底标签上的保质期涂改起来并不难。即便是过期,这些产品最终也会以小样或者其他形式出售给消费者。

  韩国化妆品代购假货的来源? 这些在中国销量逆天的假货又是从何而来呢?从源头来说主要分三类:  第一类是国内制造国内发货。中国人往往更懂中国人,这类化妆品由国内一些小作坊制作,不管是从包装还是质地上都和正品差距明显,但是因为价格低,一些经济条件一般又对该品牌盲目崇拜的人群往往是其潜在客户。这类产品成本极低,但是因为打上了代购的标签,身价立马上涨几十倍甚至百倍,成为不良商家的赚钱利器。

  第二类是国内制造韩国发货。明显这类工艺上要强于第一类,相当于人们常说的高仿精仿。这类产品去韩国“镀金”之后再回到中国,身价比第一种高了不少;因为有了韩国发货的资本和比专柜低得多的价格,所以特别受到“不明真相”的普通网友喜爱,而电商平台卖家又投其所好,不仅价格低,服务还好,买了商品附送一堆赠品,买家高兴的心情无处安放,评语写得感天动地,双方都在相互友好的氛围中完成了一次你开心我也快乐的交易。

  第三类就是韩国制造发往中国。大概是跟正品离得近的原因,虽然没有血缘关系,这类在家门口生产的假货,往往品相卖相都不错,跟正品的相似度极高,乍一看以为是“亲姐妹”,售价也都只稍稍低于免税店价格。他们的目标客户则是有一定消费能力并且用过正品的人,相似的质地和价格很容易打消他们的疑虑,往往以为自己淘到的是真宝贝。

  这类假货就像是久炼成精的妖怪,即便有孙悟空的火眼金睛,背后没有强大的检测机构和专业的法律支持,往往难以戳破他的鬼脸。2015年某海淘平台上发生过一起日本某品牌奶瓶维权案,较真的消费者硬是自学了相关法律法规,并对真假产品不同之处做了一一对比,品牌官方也公布了“该海淘平台没有获得授权”的声明,并推翻了经销商处进货和不同批次的可能性,在如此翔实的证据链条面前,该平台保持了“死猪不怕开水烫”的风度,不作任何有效回应。由此可见维权打假就跟唐僧取经一样,是个艰难无比的过程。

  假货的存在可说是时代的产物。当人民生活条件、法律法规、国民素质均取得长足进步时,假货必将无所遁形。而在当下,对于所有热衷网购的消费者来说,更应该相信一分钱一分货的真理。马云曾说过:“25块钱就想买一个劳力士手表,这是不可能的,这是你自己太贪了。” 很多时候正是因为消费者对低价的一味追求才给予了低劣假货生存的空间;而对于高精尖类的假货,除了拷问执法部门的监管能力和消费者自身的辨假能力外,也在拷问造假者的良心,用俗话来说就是:有这造假的能力,做什么事不能成!为何还要造假?

  一个真实的故事最后分享知乎上一位“过来人”的代购史,与诸君共勉。小朴(化名)在韩国读书时接触代购,因为早,所以一开始很赚钱,淘宝店信誉也很好。期间经常有商家向他推荐假货,他不屑一顾。后来代购从业者变多,生意没以前好做,成本越高,新客户越少,小朴一筹莫展。一日无意之中碰倒了经销商留在他那里的假货样品,他捡起来一看,竟然发现这个假货做得很精致,连他这样的老江湖都差点分辨不出,而价格不到正品的一半。

  这个冥冥之中被碰倒的样品就像悬崖边上的一只手,把小朴推向了欲望的深渊。一开始他还小心翼翼,真货假货一起掺着卖,很久都没人发现,他开始变得肆无忌惮。到后来,为了更大的利润,假货比例越来越高,再慢慢,他把假货成本控制得更低(意味着质量更差)。随之而来的,是淘宝店铺的评价越来越差,投诉越来越多,不过他已经顾不上这些。直到又有一次无意中他又碰倒了一件假货,小朴顺手捡起来,发现这个东西简直假得不像样子,而里面的东西更有种闻着让人反胃的味道。小朴本能地想:这样的东西怎么能给人擦到脸上呢?刹那间,他突然意识到,他这满屋子的假货是在谋财害命,他做的事情就是欺骗敲诈,他在违法。

  这天晚上他彻夜未眠,闭上眼全是受害者满脸痛苦的表情和扑面而来的警车灯光。天亮后,他做了一个重大决定:彻底关闭淘宝代购店,向之前买到假货的消费者道歉,并免费退货退款。在经历了大概三个月的假货回收之后,小朴终于追回能联系得上的所有假货,虽然花费不菲,但是那颗久悬不下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

  事情并未到此结束,虽然小朴关闭店铺,面临失业,不过他花巨款追假货的消息被之前在他店里买过假货的消费者广为传播,他的事迹被人们津津乐道。一家大型跨国外贸企业感动于小朴的诚信,又发现小朴在外贸方面有着十分专业的知识储备,最终花重金聘请小朴加盟,上演了行业内的一段佳话。这也正好应了一句话:当世界给你关上一扇门,必定会有另一扇窗为你打开。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相关新闻:

中国质量万里行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声明 | 人才招聘
Copyright © 2002 - 2015 京ICP备130128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