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滚动新闻

“传销术”新变种:中券资本的金融骗局

2017-06-28 14:36:26    中国质量万里行        点击:

  \

  ▲融厚基金岐源系统全体高管在三亚活动上举杯。(南方周末记者王伟凯/图)

  舶来品身份、资产证券化概念、一线明星站台、海内外轰趴,中券资本展示了一套移动互联网时代如何搂钱搂人的新玩法。

  一些投资者选择了报警,目前多地警方已经立案侦查,有的地方已开始对相关人员进行抓捕。

  这家金融公司请来站台的明星阵容,可谓豪华:2017年1月18日,这家公司在澳门的感恩晚会上,成龙、费玉清、韩红、容祖儿等一线明星登台献艺。

  这是一家自称来自美国的公司,中文名字是“中券资本集团”,英文名为Capital Clearance Group,简称CCG。它的官网显示,公司总部位于美国怀俄明州,专门从事“资产证券化”,成立于2008年2月,在阿根廷、拉脱维亚、柬埔寨等地拥有分部。

  该公司CEO迈克尔·阿什利等三位外籍高管履历显赫,但在互联网上却查不到三人的蛛丝马迹。而其中两位的相貌,倒是与一部中文电视剧的外籍龙套演员相似。

  据多位中券资本的会员介绍,2015年年底,两个中国人——王思禹和郭建——将中券资本引入中国。凭着每周提现、6个月回本、11个月翻倍的高投资回报率,迅速吸引来自全国的投资者加盟。中券资本称,其在亚太地区(主要是中国)有70万会员。这一“成绩”,部分得益于其力推的“动态投资”方式——这种方式与传销中的发展下线“拉人头”类似。

  在网上,对中券集资诈骗的质疑越来越多,知乎网、野马财经等平台或自媒体也发表了对其的打假调查。多位中券会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王思禹还曾带着他们做过一段时间的“维卡币”——这个项目是多地警方过去两年重点打击的金融诈骗项目。

  火爆一年后,从2016年12月份开始,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发现,自己投进去的钱无法提现。一些投资者选择了报警。根据他们提供的报案回执单,黑龙江、内蒙古、广东等多地公安已经受理该案,案由多是非法吸取公众存款、集资诈骗等。其中,内蒙古呼伦贝尔公安局扎兰屯分局的办案人员向南方周末记者确认,该案已在侦办。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公安局的内部人士也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正在对该案的相关人员进行抓捕。

  而眼下,中券资本一方面以上市为名,冻结了交易和提现功能;同时另起炉灶,开启新的投资项目。不少中券资本的会员重燃希望,投身于新项目中,幻想着捞一笔后再退出。

\

  ▲中券资本的三个外籍高管。(资料图/图)

  1 资产证券化标签

  新人进入时都会被告知,要想赚大钱,就要做动态投资。

  2016年8月,来自黑龙江绥化市的吴桐接触到中券资本时,觉得这是一个“高大上的互联网金融项目”。

  拉她入伙的会员发来长达55页的宣传PPT,里面是“信贷资产证券化”“现金资产证券化”、“证券拍卖”、“证券分”等金融术语。同时发来的还有微信公号、头条号等自媒体平台上中券资本的“招商信息”和有关的“新闻报道”。

  “资产证券化”是中券资本主打的概念,但南方周末记者接触的多位中券会员甚至“高管”都对这个概念并不了解。他们只知道,成为会员后,公司的投资高手用会员的钱去购买优质资产,资产升值后会员获得分红。

  没有过多犹豫,吴桐就购买了中券的一款产品,并成为其会员。会员账号里有她的“售券分”、“购券分”、“普通证券”、“中券特殊证券”等信息。

  根据中券资本的介绍,从2008年成立至今,它已推出“战略产业增长证券”、“农业优势组合资产证券”、“新兴市场机会资本证券”、“中等期信债证券”、“美国库券中期证券”五款产品。2016年,第六款证券产品“综合资产证券”隆重推出,中国的中券会员所能购买的也正是这款产品,它又分为C800、C2500、C8000、C25000四个品种。

  不同的品种有着不同的售价。比如,C800这款产品的时价是6000元,只要购买这款产品,系统会自动加2.5倍的杠杆,使C800的价值高达15000元。系统还规定,每款证券产品每月至少上涨0.05美元,因此C800的周收益率是2.5%,C25000是4%,25周(半年)即可回本,52周(一年)的收益高达207.1%。

  “我们都不知道这些利润是怎么算出来,只知道每周会有相应的利润拿。”吴桐总共投入了十三万多购买了几款产品的组合套餐。刚开始,每周可以按时提现账户里的“证券分”。

  不过,静态收益的回本速度慢,比如C800要等上一年,想要快速回本,就要靠拉新会员加入获得动态奖励。多位中券会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新人进入时都会被告知,要想赚大钱,就要做动态投资。

  动态投资奖励分为三部分——直推奖、双轨碰对奖、代数奖,直推奖指发展一个会员可得10%的提成;碰对奖和代数奖是指你的会员再发展会员时,你可以获得5%到15%不等的提成。会员越多,提成也呈几何倍数增长。

  在会员们的朋友圈里,经常会流传某会员一月内发展了几百名会员,使其月入50万的财富故事。

  无论是静态投资还是动态投资,会员所赚到的证券分都会被鼓励再“复投”进去,而不是提现,复投的证券分会有额外的奖励。

  一位发展了一百二十多名会员的中券区域“领导”向南方周末记者展示,他以4万元投入,做了半年多时间,通过发展会员和不断复投,积累下了70万“证券分”。

  2 舶来品身份

  为了维持营业执照的存续状态,中券资本(CCG)每年只缴纳50美元的税费。

  令吴桐等人觉得“高大上”的,还有中券资本光鲜的舶来身份。

  根据中券资本官网的介绍,它是一家注册在美国的有限责任公司(Limited Liability Company,简称LLC),总部位于美国怀俄明州,在阿根廷、柬埔寨、拉脱维亚、克罗地亚、纽约等多地拥有分部。

  南方周末记者调查发现,中券资本在美国总部的地址,与一家名为Wyoming Corporate Service inc(以下简称WCS)的公司地址相同。怀俄明州政府门户网站企业信息数据库官网(https://wyobiz.wy.gov)的信息显示,CCG正是由WCS于2008年注册成立的。

  2011年,路透社曾有一篇报道揭露WCS“是一家专门从事兜售壳公司(shell)的公司”。文章称,WCS所在的城市Cheyenne仅有6万人口,却注册了2000家公司。其中,WCS大老板的名下就有41家公司,而其下属的一家分公司又注册了248家公司。

  南方周末记者在WCS官网上查询到,这家公司目前依然在售卖壳公司。根据WCS官网的报价表,在中券资本成立的2008年2月,其LLC壳公司售价约4000美元。

  与此同时,WCS还为壳公司提供电话接线服务,机器自动接线服务的收费标准是每年250美元,人工接线的收费标准是每年800美元。南方周末记者多次拨打中券资本在其官网上留下的总部电话,均是机器接线应答。

  中券官网还称,2016年其在全球的资产价值高达20亿美元。但南方周末记者查询怀俄明州企业信息数据库中的中券资本(CCG)历年财务报表时发现,为了维持营业执照的存续状态,CCG每年只缴纳50美元的税费。

  中券官网介绍称,其创始人兼CEO迈克尔·阿什利(Michael Ashley)毕业于“伦敦商学院”;首席市场官菲利普·约翰逊(Philip Johnson)曾在意大利“裕信银行”担任首席市场官;首席投资官史蒂夫·帕克(Steve Parker)是在华尔街有超过10年理财和资产管理经验的投资银行家。

  南方周末记者委托一位伦敦商学院校友查询其“愿意公开的校友名录”,搜索结果显示,并无迈克尔·阿什利其人。谷歌搜索结果显示,一位英国商人与其同名,但两人照片明显不匹配。

  用上述三人的英文名在互联网上搜索到的照片,均与中券官网的照片不符,且搜索不到任何与上述履历相关的人物信息。

  有中券会员发现,宣传资料中迈克尔·阿什利和史蒂夫·帕克的照片和视频,与电视剧《东方战场》中的两位外籍演员,相貌高度吻合。与阿什利相符的演员在第21集出现一次,角色是震旦大学校长,只有一句台词;与帕克相似的演员则在第1集出现,角色是美国国务院远东局局长霍恩·贝克,有四句台词。但南方周末记者未能联系到上述两位龙套演员。

  此外,作为一家美国证券市场的经纪公司,中券资本须获得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资质认证,但南方周末记者在SEC官网上并未查到该公司的任何信息,查询结果为“没有匹配的公司”(No matching companies)。

  但在大洋彼岸,中国的会员们更愿意相信中券资本真的具有雄厚实力。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其豪华海外派对的造势。

  2016年以来,中券资本曾在日本、泰国、马六甲、澳门举办了四次豪华大活动,分别举行于2016年5月16日、6月18日、9月18日和2017年1月18日。参会的会员多则千人,少则五六百人,其中前三次活动的视频在主流视频网站上还可以搜到。每次活动,迈克尔·阿什利等三位CCG高管都会参加,引得会员们争先恐后追着合影。

  2016年6月18日在泰国芭提雅举行的活动视频里,上述三位CCG高管和一位CCG大中华区的女高管乘直升机空降会场,身着泰式盛装,双手合十,以泰式礼向会员们颔首致意,身边是一圈保镖,场面感极强。

  2016年9月18日在马六甲皇京港的“中券巨星欢庆晚宴”上,到场嘉宾有黎明、茜拉、鸟叔、吴大维和李湘。2017年1月18日在澳门的晚宴上,主持人是央视名嘴撒贝宁,韩红、容祖儿、李克勤等歌星登台献唱,迈克尔·阿什利与功夫巨星成龙相谈甚欢。

  每场活动之后,是中券资本士气最盛的时刻,会员们的朋友圈会被周入百万的财富神话和报单潮刷屏。中券资本一位高管向南方周末记者直言,2016年6月18日和9月18日这两场活动,对于中券的迅速发展至关重要。

  多位分布在全国各地的中券会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每隔十天半个月,中券资本还会在郑州、西安、上海、广州、深圳等地的五星级酒店举行招商签约会,向潜在投资者宣讲中券资本。

  每晚八点,中券会员们也会在无数个微信群、QQ群里交流学习,群主会邀请中券的“成功人士”分享经验,他们自称公务员或高校老师,通常都宣扬自己所从事的行业已经没落,中券这样的互联网金融才是出路。

\

  ▲中券官网的视频截图。(腾讯视频截图/图)

  3 接盘侠

  中券资本已是过去式,想等待的可以继续等待,不想等待的可以转投融厚基金。

  从2016年12月份开始,越来越多的中券资本会员发现,每周的提现日很难提现了。那些还有几万甚至几十万本金没有提现的会员,开始着了急。

  为了平复会员们的躁动,2016年12月17日,中券在其官网上发布公告称,当月的提现统一安排到2017年1月1日到1月10日期间进行核算,核算后的10个工作日内到账。2017年2月23日,中券又发布公告称,中券CCG Invest AG 在瑞士证券交易所SIX Swiss Exchange上市,股权代码为CCGA—SWX。

  南方周末记者登录SIX Swiss Exchange官网查询上市公司名录,未找到任何代码为CCGA—SWX或CCGA的公司。

  实际上,根据中券资本在其官网上展示的怀俄明州发放的“营业执照”,该公司是一家有限责任公司(LLC)。LLC并非股份有限公司,因此难以在证券市场公开发行股票。

\

  ▲中券资本官网上展示的“营业执照”。(资料图/图)

  多位中券会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随后中券的高管又称,会员们所投资的第六款理财产品将于2017年5月3日在瑞士证券交易所上市,在这期间,会员们需要填写大量的中英文材料向系统提交,有的会员还要去办理护照,同时提现功能也被冻结。

  随着5月3日上市日期的临近,高管们又转而强调上市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少则一年,多则三五年”,但“一旦上市成功,各位手中的证券分将会转变成原始股,数万个千万富翁将会在中国市场里诞生”。

  在多个中券资本的QQ群里,这类说法的拥趸和怀疑者势同水火。怀疑者认定中券是一场庞氏骗局,而有人则坚信几年之后自己将变成千万富翁,“等50年也值得。”一位会员在群里骂完怀疑者后说。

  与此同时,新的棋局正在铺开。

  2017年2月份,一些中券资本的高层开始将自己的下线从中券资本转移出来,加入新的项目继续发展会员。新项目包括融厚基金、DB科融证券、国盟普惠证券等。

  这些项目也大多是做互联网金融。以融厚基金(Global Dynamic Management,简称GDM)为例,其宣传资料的风格和中券资本如出一辙。其官网介绍,融厚基金集团于2010年在瑞士和德国法兰克福成立,“2012发展英国伦敦市场(奥林匹克和欧元债务危机),2013发展日本市场,2014发展澳大利亚市场,2015发展美国纽约市场(石油历史低油价)”,“融厚基金集团受到中劵资本集团的邀请来到亚洲及中国发行基金业务”。

  在英文互联网上,找不到这家成立7年、全球市值高达数十亿的GDM公司的蛛丝马迹。其中文官网(http://ccgzjzbjt.com)的很多栏目还是空白状态,“视频展示”里,则全是关于中券资本的视频。

  它的三个基金类别G700、G3000和G7000用瑞士法郎计价,游戏规则和收益率与中券资本无异,但打的旗号不再是资产证券化,而是“农业基金”、“环球黄金基金”和“替代新能源基金”三款基金项目。

  据其官方资料介绍,融厚基金集团也有三个高管——CEO大卫·卡恩(David Kane)毕业于剑桥大学,“曾在巴克莱银行担任私人银行家”,1998年加入瑞士信贷集团任首席市场官;首席投资官祖尔·艾尔门(Joe Almond)毕业于哈佛商学院,在高盛担任基金经理队长,还曾任美林“副首席投资官”;创始人兼主席基亚妮·马丁诺(Gianni Martino)毕业于牛津大学,在2010年同美联银行创办家族亚瑟莱姆利共同创办融厚基金。

  与CCG的三位高管一样,在谷歌上同样查不到上述三个英文名分别与剑桥大学、巴克莱银行、瑞士信贷、哈佛商学院、高盛以及牛津大学之间有任何关联。

  2017年4月16日,融厚基金在三亚海棠湾希尔顿酒店举办了一场盛大的派对,有近600人参加。主办方为参会者提供了两天的希尔顿酒店住宿费用和1500元的机票补贴,并邀请两位歌手和二十位比基尼模特前来助兴,大卫·卡恩、祖尔·艾尔门和市场部主管艾丽斯·山姆(Alexis Summers)与会出席。

  这场盛会传递的信息只有一个:中券资本已是过去式,想等待它上市的会员可以继续等待,不想等待的可以转投融厚基金,融厚会奖励一笔原始证券分,但也需重新追加投资,才可以正式成为融厚基金会员。

  之后一个月,融厚基金在深圳、广州、郑州、西安、太原、阜阳等地也召开了多场招商和签约活动。与中券资本不同的是,中券的三位高管多在境外活动,而上述三位外籍高管则在一个多月时间,辗转国内五个城市出席活动。

  南方周末记者发现,中券的相当部分会员都倾向于选择转会到新项目。很多人的想法是,做这类项目只有早期能赚到钱,为了挽回在中券的损失,“要进就进得早些”。

\

  ▲今年4月在三亚,融厚基金高管在会场与会员合影。(资料图/图)

  4 操盘手

  谁是系统的终极操盘手,会员们众说纷纭。

  在中券会员的圈子里,王思禹和郭建被传是将中券资本引入中国的两个人。没有人见过郭建,但王思禹多次在重要场合出现,比如去年的几场海外活动中,王思禹就和三位外籍高管坐在一起。

  根据会员提供的视频和照片,王思禹是一个30岁左右的年轻人,方正脸。多位与王有过交集的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几年前“维卡币”火爆时,王曾带他们一起做过。维卡币后来成为多地警方严厉打击的金融诈骗项目。

  会员们提供的视频和照片显示,在后来的国盟普惠证券项目中,王思禹和中券的多位骨干也同时出现过。今年3、4月份,王思禹和多位骨干成员还为国盟普惠在澳大利亚举办了一场“豪华之旅”。

  据中券资本资深会员介绍,中券最早在东北地区发展起来两大系统——晟赢系统和坤平系统。后来,两大系统向全国各地扩散,出现了岐源系统、腾飞系统、力之源系统等分支。所谓系统,就是互相发展的会员的集合,如果一个项目坏掉,系统成员就一起转移到新的项目中。

  目前,在全国发展势头正猛的融厚基金,骨干会员也正是从中券资本“转会”过来。2017年4月融厚基金三亚海棠湾的活动,有几位主办者——刘金石(女)、周恩厚、李文仲等人,都自称是中券资本的高管。

  在中券会员的眼中,刘、周、李三位是财富神话,尤其是1990年出生的李文仲,号称年入千万。南方周末记者在现场看到,整个会场回荡着这样的口号——“跟着李总干,一起把钱赚;跟着李总混,未来棒棒的”。

  三亚会场上的李文仲一张娃娃脸,穿着一件白色T恤,提着一款GUCCI黄色手包,左手腕上戴着金色手表,右手的中指和无名指是一对英国卡地亚戒指。他是中券第三大系统岐源系统的创始人。年龄稍大的刘金石和周恩厚是一对夫妻,自称来自湖南,其中刘金石是李文仲的上线。

  三亚会议上,李文仲等人希望前来参会的岐源系统骨干号召下线会员们,从中券转移到融厚基金。但据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多个小系统的会员并没有选择融厚,而选择了别的项目,如来自江西的腾飞系统,选择转向一个叫“拆分盘”的项目,来自贵州的坤平系统一个分支选择了一种食用油的直销项目。

  谁是上述系统的终极操盘手,会员们众说纷纭。有的认为,是王思禹和各系统头目。也有人认为,这些人之外另有高人。一位黑龙江绥化地区的中券会员提供的银行流水显示,他将入会费打给了绥化的头目张桂芝,张又转到一个叫“王萍萍”的账户上,后者号称是中券在东北的三号人物,不过并未查到王将钱转到哪里。

  刘金石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虽然她掌管的系统有数万会员,但包括刘金石、李文仲等人在内的高管的对外口径是,“公司”才是终极操盘手。每一次活动他们需要垫付不少资金,但活动的具体形式、邀请外籍高层和顾问团队等关键事宜,都由“公司”来安排。

  周恩厚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三亚那场活动,他和李文仲共投入了两百多万元,“整个包下了海棠湾希尔顿酒店,房间都不够住”。

  “如果要搞活动,就打报告让你们领导找文仲,文仲会给新加坡的人说。你们只需要订好酒店,剩下的由新加坡人来操作。”周恩厚说。

  “新加坡人”作为“公司顾问”几次出现在融厚基金的招商活动上,他们身着黑色西装,打领结,守护在大卫·卡恩等三位高管身旁,阻止会员们与之直接交谈。

  4月16日下午,在三亚活动的间隙,一位新加坡顾问和刘金石、李文仲等人在海棠湾希尔顿酒店的大堂攀谈,规划着融厚基金下一步的“全球启动大会”。

  “还是去海外搞,报个旅行团,也省钱。”这位新加坡人说,“新加坡不能去,那边查得严;韩国也不能去,现在纠纷太多;要不还是去日本?”

  4月16日晚上,三亚活动结束后,三位神态疲惫的外籍高管被安排在酒店一间休息室里休息,几位新加坡人陪同。南方周末记者看到,这五六个人各自低着头,没有交流。随后,在酒店大堂等车时,较为年轻的山姆拉着艾尔门在哈根达斯冰激凌店前停下,想吃冰激凌,旁边一位新加坡人冷冰冰地说了一声,“NO。”(应受访者要求,吴桐为化名)(本文来源于:南方周末)

相关新闻: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中国质量万里行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声明 | 人才招聘
Copyright © 2002 - 2015 京ICP备130128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