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滚动新闻

ICO强监管背后炒币花招:期现套利者曾用5-10倍杠杆

2017-09-11 10:37:21    一财网        点击:

  眼下,ICO(首次代币发行)已被监管叫停,比特币交易平台或也将受到整顿,虚拟货币交易中频发的乱象正在浮出水面。

  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炒家”已逐渐从小范围的圈内投资人扩展到一般大众。根据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于6月初的统计,国内比特币交易平台交易者数量已超过一千万人,开始具有一定的“涉众性”。也正是因此,交易平台将成为监管的“抓手”。

  那么,所谓的“炒币”,究竟有哪些花招、甚至歪门邪道?在“币圈”外的人们想象中,“炒币”就是买比特币、莱特币等虚拟货币,承担其涨跌盈亏。但一名从比特币散户矿工进而发展到“专业矿工”、并进行着“套利交易”的资深玩家说,他们的“炒币”套路早已不是那么基础,获利手段是专业挖矿、期现套利、“搬砖”(不同交易平台间差价套利)、ICO等。

  “矿工”为省电费直连水电站

  在很多圈外者的概念里,比特币挖矿似乎还是CPU操作时代。上述“专业矿工”说这“已经可以写进历史书了”,因为业内已经一路从“CPU挖矿”升级到“GPU挖矿”、“FPGA挖矿”、“ASIC挖矿”、再到“大规模集群挖矿”了。

  硬件的鸟枪换炮,带来的是算力(算力决定挖矿速度,即计算机每秒产生hash碰撞的能力)的提升:从CPU的每秒20MHash到GPU的每秒400MHash、FPGA的每秒25GHash、ASIC的每秒3.5THash,直到集群挖矿,几千台机器各有每秒3.5THash的算力。

  虽然现在也有散户“矿工”靠几台矿机、树莓派、联网电脑挖矿,但对于他们这些“专业矿工”而言,一切都是“重资产”——他们需要的是一个“矿池”。

\

  要建设这样一个矿场并不容易,比如要购置供不应求的矿机、要投入场地和人力、要购买算力平台的产品增加算力以提高获币率。

  但比这些更让“专业矿工”重视的成本,却是圈外想不到的一个细节:电费!

  这名“专业矿工”说,可以按1000台矿机日夜运转一个月需要100万度电的价格来粗略估算。那么,有些专业矿工可以有4、5千台矿机,这就意味着他们每月用电量达到400~500万度。工商业用电成本高于居民用电,全国电价不一,假设以平均0.6元一度电来估算,那么4000台矿机的矿场,光是每月电费就达240万。在圈外人士想象中,如果比特币挖得不好,当专业矿工岂不是有可能要亏血本?

  不过“矿工”们自有办法。一则,他们中不少人会把矿池设在云南、四川、内蒙等地,因当地电费便宜;二则,据说有些有矿场都不接入当地电网了,直接和当地水电站合作,直接议价获得低成本供电。

  “专业矿工”们的收益如何?据上述“专业矿工”称,如果是4000台矿机开挖,平均算到单日,保守估计也有10个比特币。按记者发稿时2.5万左右的比特币价格计算,该名“矿工”月收入至少为700~800万。单日,这只是收入,他需要面对的还有上述成本、比特币价格波动(包括近几日的大跌)风险、以及比特币按约定其产量会减半的未来(去年7月就宣布了第二次减半)。

  两种“套利”

  发展到矿场挖矿的毕竟是极少数人,更多“币圈”里的人就是纯粹炒币,除了投资买币以外,还有两种套利办法,“币圈”讳莫如深。

  第一种套,是在期货和现货之间套,因为期货价和现货价之间有个溢价。和其它市场的期现套利手法类似,即如果期价比现价高,就买入现货卖出期货合约,等合约到期后用买入的比特币交割;如果现价比期价高,就卖出现货买入期货合约,等合约到期交割补回比特币。期现套利也意味着要承担价格波动风险。

  此前有媒体报道,不少期现套利者使用5~10倍杠杆。不过国内的大型交易平台逐渐取消此种业务。

  第二种套,是在不同的比特币交易平台上套。因为不同的平台之间,比特币的实时报价会出现差额的,而且差额还不小。下图是记者发稿时比特币报价实时截屏。

\

  由于价差的存在,一批套利者出现了,业内也将他们成为“搬砖的”或“砖哥”,互联网上开始流传各种“搬砖”秘籍。

  简单来说,假设此刻境内某比特币交易平台报价比境外某平台高(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境内平台报价更高),则砖哥就会获取一个充值码,去境外平台充美元并购买比特币,然后把比特币发到境内平台,再在境内区块链资产交易平台上抛出比特币,提现人民币。不过这中间会碰到境内外两次手续费。

  据上述资深炒家说,由于纯手工“搬砖”浪费时间,国内已经开始有人开发半自动“搬砖”软件售卖了。

  被叫停的ICO

  比这些都疯狂的“炒币”模式,是已经被监管重拳整治的ICO。上述资深炒家称也投了好几个ICO项目,但眼下有的ICO平台已经进入“清退”流程,只能看后续退币手续怎么解决了。

  ICO的具体过程,就是投资者使用比特币(或以太币等)向项目发起人进行投资,项目发起人承诺发行另一种代币,然后把这种代币按投资份额回馈给投资者。ICO一度火爆,各种山寨币被爆炒大涨,最后苦的都是“接盘侠”。

  ICO疯狂的背后,难掩不少项目“圈钱”本质。国内一个名为EOS的区块链项目,仅5天就在ICO平台上融到折合1.85亿美元。7月2日,这一项目在二级市场市值冲到50亿美元。个别ICO项目发起人连“白皮书”也省去了。

  有的传销组织甚至也伪装成ICO项目。近期被公安部门侦破的维卡币传销案,就是利用ICO非法牟利的“庞氏骗局”。迄今为止,恒星币、万福币、中华币,百川币、维卡币、珍宝币、五行币等,均是已经被查获和曝光的虚拟货币传销案,更多的则尚未浮出水面。打着ICO幌子行传销之实的传销项目,可以打出200%甚至2000%的收益率,诱惑性强,危害也更大。

  “炒币”江湖虽然门道多,但虚拟货币的风险也不言自明。据《中国证券报》援引接近监管人士称,比特币交易平台已沦为非法经济活动洗钱和庄家操纵价格洗劫散户的通道,应尽快予以取缔。

相关新闻: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中国质量万里行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声明 | 人才招聘
Copyright © 2002 - 2015 京ICP备130128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