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滚动新闻

一些社交电商异变的背后:三级分销涉嫌传销

2017-08-29 10:14:39    中国青年报        点击:

  如果说朋友圈签名代表一个人的志向,那么1994年出生的朱峰算得上是一个正能量创业少年。

  在微信朋友圈里,他的标签非常吸人眼球:“脉宝云店执行董事、聚梦宝团队创始人、引流裂变导师、成交达人资深顾问、5年微商实战经验、团队业绩稳居第一。”

  公开信息显示,今年刚刚进入市场的脉宝云店是一款海淘App,也被宣传为国内首家海淘创业平台。用户可以在缴纳保证金后成为脉宝云店的店主,转发商品信息到社交软件中,若有新人加入脉宝云店还可以获得奖励。

  相比于店主,朱峰更愿意推荐对脉宝云店感兴趣的人成为代理商,虽然这需要多投入点儿,但“赚得更多”。

  “最重要的是有一个自动赚钱的席位,早‘卡位’(提前站好位置)早赚钱。”虽然接触脉宝云店还不到半年,但朱峰俨然已是老手。在他看来,自己做的是用“脉宝云店带领你享受财富盛宴,走上人生巅峰”。

  不过,这条“走上人生巅峰”的路可能并不平坦,甚至还游走在法治的灰色边缘。最近,脉宝云店因其“拉人头”发展网络等特点被质疑涉嫌网络传销。此前,小黑裙等采取类似方法急速发展起来的社交电商平台被微信封禁,另一社交电商平台云集微店则在近期收到市场监管部门的罚单,总额为958万元人民币。

  在相关制度规范尚未出台的空窗期,社交电商平台正在经历一场异变。从“野蛮生长”到涉嫌传销,从快速致富到被指“忽悠”、“骗局”,社交电商还能走多远?

  省去囤货、发货等环节的社交电商

  说起自己做“脉宝云店”的起源,朱峰不得不提自己的女朋友兼“导师”赵星。今年3月,原来做微商的赵星,成为“脉宝云店”第一批加入的成员。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这两位90后管理的团队已达1000多人。

  “我们团队散布在全国各地,我最大的一个市场在辽宁。”据赵星介绍,她的团队里,年纪最小的只有19岁。令人意外的是,他们团队的主要目标人群不是亲戚朋友,而是网上的陌生人。“有些熟人,他不一定会愿意跟你做,但是陌生人的话,他反而会更信任(你)。”

  与微商不同,“脉宝云店”平台上有各类商品,微信用户只需缴纳360元保证金即可成为店主,可享受分享奖、消费奖、推荐奖三项收益,其中成功推荐一名新的店主即可获120元代金券。

  在店主之外,另一个“更高级”的身份是代理商,也称“合伙人”。《脉宝云店奖金制度》显示,成为代理商的门槛更高,一、二、三级代理商所对应的投资金额分别为59200元、13200元、3800元,其中三级代理商可获得价值3800元的中脉生态产品套餐、10家一共价值3000元的脉宝云店铺,一、二级代理商可获得更多脉宝云店产品和店铺。

  身为“执行董事”的朱峰对脉宝云店的产品布局非常清楚。据他观察,虽然成为代理商的最低门槛比店主的门槛资金高出10倍之多,但代理赚得更多。如果说店主赚钱靠的是拉新入伙,那么代理商靠的则是在一开始就成为店主的上级。“从你‘卡位’的那天起,比你晚加入的人都会滑落到你下面,以后他们的业绩都会和你发生关系。”

  此外,朱峰还推荐了一种“躺着赚钱”的模式,他将其命名为“黄金三角”,即“三个点都由自己‘卡’,自己出钱”。朱峰以三级代理为例,顶点A3800元,左下角B3600元,右下角C3600元,总共出资11000元,因两个下角可以对碰出奖,可获得返利2100元。“如果你有闲钱,并且看好脉宝的趋势,不妨试试黄金三角。”朱峰说。

  从微商起步的赵星已经有些瞧不上微商了。在她看来,现在微商的名声不好,而且“如果自己不去主动卖货或者招代理的话,(微商)是没有收入的,但是这个模式(脉宝云店模式)的话,即使你不动,你还是可以有收入。”

  谈及脉宝云店与微商的区别,朱峰说,微商需要自己选货、发货,还存在囤货风险,而脉宝云店省去了囤货、发货等环节。“脉宝云店是跟厂家直接挂钩的,直接是出厂价,而且他把中间的推广的利润全部给消费者。”他对这样的销售模式深信不疑。在他们看来,脉宝云店的模式是把日常的消费支出转化为一种投资,其产品“绝对是正品,价格也比代购优惠”。

  不过,在朱峰提供的“代理商套餐表”中,记者发现大部分产品存在价格虚高的情况。比如三级代理套餐包中的“中脉有乐生命活能饮(4瓶装)”标价为3390元,一级代理套餐包中的“中脉远红磁性保健功能床垫180cm*200cm”标价为23500元,远超一般的市场价格。

  专家:“拉人入伙”“三级分销”涉嫌传销

  如今,朱峰和赵星他们做的事正被人质疑为传销。

  “今天早上还有人举报脉宝云店的事情。”当记者就脉宝云店的经营模式向中国反传销协会会长李旭咨询时,他回应说。他认为,这种变着花样收取入门费,发展下线的形式是借助互联网升级换代的传销新形式。

  不过赵星等人并不认为自己做的事业违规。虽然前段时间云集微店被市场监管部门查处罚款,但在赵星看来,云集微店之所以被封,是因为它没有直销牌照。

  “我们是合法的直销,因为我们有直销的牌照,而且我们的牌照是中国2006年第一批颁发的直销牌照。”话刚说完,朱峰给记者发来了一张电子版的“直销经营许可证”,该电子照片上标注的企业名称是“南京中脉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据了解,南京中脉的确是首批获得商务部颁发直销经营许可证的企业,于2009年正式启动直销事业。不过,脉宝云店官网上也并未显示脉宝云店是南京中脉旗下的分支机构。

  《直销管理条例》第十四条明文规定,直销企业及其分支机构不得发布宣传直销员销售报酬的广告,不得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作为成为直销员的条件。

  “拥有直销牌照的企业,也要具体剖析其模式是否超出直销的范畴。”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律师指出,不同于传统传销采取拘禁等人身限制手段,部分社交电商通过互联网渠道发展传销,往往通过商业利益吸引和说服等形式“捆绑”下线。

  赵占领告诉记者,社交电商是否涉嫌传销存在几个判断标准:是否需要交纳或变相交纳入门费;是否分层级,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是否根据下线获利,上线从直接或间接发展的下线的人员数量或销售业绩中计提报酬或“返佣”。

  中国互联网协会微商工作组秘书长、创奇社交电商研究中心首席专家于立娟接触过许多社交电商、直销企业。根据她的了解,业内确实存在一些相对于直销企业总部非常独立的经销商,由于缺乏法律法规的认知,监管和约束不严,这些经销商可能有违法行为,如果不加以管理,其造成的后果比较严重。

  即使被罚,依然有人很着迷

  相比传统传销,社交电商的传销模式更具有迷惑性和隐蔽性。李旭说,部分社交电商借助互联网渠道发展传销,实现跨地域性的传播,涉及人群更广泛,圈钱的金额更高,同时存在隐蔽性高、查处取证困难等问题。

  这些概括性的特征似乎有些抽象,但一些实际的案例给部分涉嫌传销的社交电商的危害写下了注脚。

  最近,看到云集微店被处罚的新闻后,王丽和父亲一直在发愁,到底怎么才能把妈妈从云集微店的事业中劝出来。“我和我爸一直劝,但是我妈就觉得我们不支持她事业,反而说我们思想不够先进。”王丽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一年前,在同事的邀请下,王丽的妈妈缴纳了365元的会员费,正式成为云集微店的一名店主。“在上面买的东西很划算又都是好东西,还比超市的便宜。”回家后,她兴奋地和家人分享着“赚钱的商机”。

  起初,王丽以为母亲只是三分钟热度,很快就会放弃。没想到妈妈随后加入了各种微信培训群,每天定点守在群里听“老师”发语音。出于好奇,王丽旁听了2次微信语音课,“感觉就是讲空话、“喂鸡汤”,一直都在介绍它们(云集微店)是先进的。”

  “导师还鼓励我妈发展业绩,我妈就打电话让她的朋友注册。”王丽描述了母亲发展业绩的线路:先是“跟不要钱一样”买了几箱护手霜,然后谁来扫码注册会员就送谁一瓶。甚至附近一家按摩店里的师傅也在她的催促和劝说下,注册成了云集微店的会员。

  面对云集微店涉嫌传销的言论,王丽妈妈的回答十分淡定:“不就罚点钱嘛!”但在王丽看来,云集微店的商品质量还有待检验,她并不看好妈妈的这份生意。“在云集微店买的很多外国的东西,我都不敢信。有次买的俄罗斯蛋糕,用料还不及小蛋糕店的东西。”

  制定行业标准赶不上变化速度

  屡屡出现的社交电商涉嫌传销事件不仅让一些消费者及其家人受到困扰,也给社交电商行业未来的发展蒙上阴影。

  中国互联网协会微商工作组发布的《2017中国社交电商和微商行业发展报告》显示,社交平台已成为消费者网购的一个渠道。以社交电商的一个代表微商行业为例,2017年微商行业发展规模预计将达6835.8亿元,从业人数将达2018.8万人,可望保持超过85%的高速增长。社交电商甚至被业内认为可能是电商发展的下一个方向。

  《2016移动社交电商用户消费行为报告》显示,移动社交电商用户流量分布集中度较高,63.1%的流量来自朋友圈分享,23.79%的流量来自于群聊,单聊占比12.71%。报告认为,这种分布契合了“以微信为代表的移动社交产品,带领电商进入了3.0时代”的行业现状。

  凭借去中心化、多流量入口、特定消费场景精准匹配消费群体等特点,社交电商的营销成本大大降低。但若处理不好发展中出现的问题,就可能失去存在和发展的基础。

  事实上,市场监管部门已采取不少措施治理社交电商领域涉嫌传销的乱象。除浙江工商部门近期针对云集微商的巨额罚款外,7月28日,工商总局还印发了《关于做好近期打击网络传销重要工作的紧急通知》,要求加强对所罗门矩阵、中券资本、摩能国际、中贝蛋业、旅爸爸等涉嫌网络传销案、事件进行摸排,加强监控,适时、视情会同有关部门采取相应处置措施。

  与此同时,监管部门也在研究对包括微商在内的社交电商的管理办法。据媒体报道,8月21日,国家工商总局网络商品交易监管司韦犁副司长一行到深圳市考察微商发展与监管工作,考察组一行到腾讯网总部实地了解微商发展状况,就如何促进微商发展与管理等问题,与企业相关负责人进行了深入座谈和交流。

  于立娟表示,最近出现了不少问题,监管部门也在研究管理制度。但由于互联网高速发展,制度建设面临挑战。一是网上行为更加私密,发现案件比较难,往往要依靠消费者投诉举报;二是不少事件通过网络裂变,发生速度太快,监管跟不上;三是有些违法微商把信息传播和交易行为切割开。比如在微信上交流,但在其他渠道交易,导致违规行为碎片化,难以举证;四是工商等管理部门是区域化管理,而很多违规事件通过互联网跨区域实施,给监管提出更多挑战。

  据于立娟介绍,今年,社交电商行业标准《社交电商经营规范》的起草已经启动。这部行业标准的制定,将对推动行业健康规范发展、保护消费者和企业合法权益起到重大作用。

  她透露,该标准起草工作大概需要10~12个月完成,与一般行业标准通常18个月的起草周期相比,速度已经很快。但是,社交电商领域的发展和变化太快,她感觉制定行业规范和标准的脚步总是差一截儿,还需要在各方的努力之下尽早完成。

  对此,赵占领建议,在专门的行业监管制度规范尚未出台的情况下,工商部门的行政监管责任重大,应加强对社交电商模式的合法性的监管。

  李旭也提到,为规范社交电商,执法部门应早发现早预警早查处,及时发布预警信息、传销组织黑名单等,避免老百姓(48.760, 0.11, 0.23%)卷入传销组织。

相关新闻: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中国质量万里行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声明 | 人才招聘
Copyright © 2002 - 2015 京ICP备130128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