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滚动新闻

从1G到5G 中国通信在变革中腾飞

2019-09-29    中国质量万里行    记者 罗克研    点击:

  在中国古代,传递信息要靠烽火台、飞鸽传书、驿站来进行。“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在战争时期,通讯的重要性就更加明显。

  新中国成立后,1949年11月1日,“邮电部”作为一个国家机构宣布正式成立。

  整个通信行业,和中国百废待兴的其它行业一样,都期待改革。

  从1951年到1973年,人民邮电和电信先后两次合并。总的来说,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这一时期我们的通信行业发展战略并不明确,通信技术也没有什么明显进步,我们和国外的差距不断拉大,老百姓的通信需求并不能得到很好的满足。

  70年代末,中国迎来了改革开放,落后的中国通信事业也开始奋起直追,把注意力集中在固定电话和程控交换技术上。八十年代,全国各地忙着开通程控交换业务,推动电话普及。在积极引进的同时,中国通信也在模仿和学习中成长。

  华为和中兴等中国通信企业,都是那个时候成立起来的,包括很多国营通信企业或合资企业,都在那个时候积累内功。

  群雄逐鹿GSM与CDMA之争

  回顾过去,中国进入1G时代的世界可以说落后了很多,1987年,广东第六届全运会上蜂窝移动通信系统正式启动,才标志着1G时代的到来。而在1G模拟时代,中国的通信市场则全部被国外垄断,因为1G模拟时代并没有形成统一的标准,所以各个国家都推出了自己的通信系统,总共有来自七个国家的八种制式的机型或网络垄断了中国的通信市场。

  这个时候中国在通信领域完全被国外所钳制,到1990年,我国第一部由中兴研发的数字交换机ZX500面世,才逐渐打破了西方的技术垄断与壁垒,但是市场仍是国外企业主导。

\

大哥大是当年土豪的标配

  80年代,随着移动通信技术的日益成熟,手机逐渐在世界各地流行。我们见到的最早的手机,就是港片中的大哥大。大哥大时代是很短暂的。很快我们就迎来了GSM时代,也就是2G时代。

  1993年9月19日,我国第一个数字移动电话GSM网在浙江省嘉兴市开通。1994年,原邮电部部长吴基传打通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GSM电话。

  在通信技术不断更新的同时,中国的通信行业也在发生变化。国家一方面推进体制改革,开始实施“邮电分营”,另一方面成立了更多的运营商,引入了竞争赛马。

  从90年代中期开始,中国吉通、中国联通、中国移动以及中国电信相继成立。这些运营商的成立,预示着中国通信行业将迎来更大的改革浪潮。

  随着2G时代的开启,GSM开始了在中国市场的漫长统治。

  1995年,中国移动开始使用欧洲电信标准委员会提出的GSM技术建立2G网络,由爱立信提供设备。1999年,中国联通开始与高通谈判关于引进基于CDMA技术的2G网络,直到2001年才尘埃落定。

  这2G,一用就是10年。

  当时国内的2G网络全程建设都大幅依赖国外设备进口,从基站到手机无不如此。在经历25年后,2G网络也开始退出历史舞台。

  “中国标准”在争议中横空出世

  为了缩小与国际主流通信技术的差距,在3G标准制定之时,中国力排众议一定要提出看似十分鸡肋的TD-SCDMA标准。TDD标准甚至已经被初创公司西门子放弃,中国依然向3GPP提出了自己的TD-SCDMA标准,意图的,就是在3G标准中占据一席之地。

  在工信部和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几大重量级话语权抛下之后,ITU(国际电信联盟)通过了TDSCDMA标准,与欧洲的WCDMA和美国的CDMA2000并列3G的三大标准。TD-SCDMA标准由于是中国自主提出的,技术尚不成熟,甚至由于国际通信设备供应商的不合作,设备供应都成了巨大问题。因此推广TD-SCDMA这一重任,则由工信部交给了中国移动。

  中国移动在3G推广中作出了巨大牺牲。中国联通则拥有WCDMA,中国电信拿到了CDMA2000。

  关于TD-SCDMA标准,时至今日,一直仍在业内有不同争议的声音存在。

  有“TD之父”之称的李世鹤早年曾称,TD-SCDMA在全世界都会得到运用。面对TD-SCDMA的现状,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坚称,现在的TD-SCDMA发展得很好,它将中国的通信行业带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从TD-SCDMA走到TD-LTE是一个自然的发展过程。

  TD产业联盟秘书长杨骅也坚持认为,TD-SCDMA改变了世界通信业的格局,使中国在全球通信业的技术标准里有了发言权。他还认为,TD在人才培养、引领创新、产业链养成等层面做出了贡献。

  大部分受访的电信业内人士不同意上述看法。

  电信制造商前高层认为,推动TD-SCDMA的过程既不符合市场规律,也没有遵循技术规律,其客观结果是过大于功。“它不仅让中国移动用整个3G时代的市场来埋单,还影响到了用户在现在4G网络中的体验。”他说,“以国家意志强力推进TD-SCDMA,延缓了中国移动成为全球最大电信运营商的步伐,也使得所有运营商的战略选择变得困难,不得不在3G还没收回投资的情况下就匆忙投入4G。同时,它也引导中国的电信制造业走了一段不应该走的弯路,把有限的资源和智慧投入到了错误的方向。”

  多位电信业内权威人士认为,“TD-SCDMA更大的影响是延误了中国的整个电信市场,用户和整个产业的发展都付出了代价。用户在很长的时间里,失去了享受更好移动互联服务的机会,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说TD-SCDMA阻碍了整个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发展。”

  2009年1月7日,工信部为移动、电信和联通发放3G牌照,此举标志着我国正式进入3G时代。

  与此同时,以苹果iPhone手机和安卓手机为代表的智能手机迅速崛起,取代了曾经遍布全国的功能机。进入3G时代之后,运营商之间的竞争进一步加剧,各自推出了自己的3G品牌,疯狂争夺用户。3G时代并没有持续很久。

  艰辛追赶的4G之路

  国际标准组织3GPP关于LTE(4G)标准的研究是从2005年初开始的。2007年11月,3GPP接受了中国移动联合27家公司提出的TDDLTE帧结构方案。

  2008年2月,在TD-LTE标准达成一致之后,中国移动宣布加入英国沃达丰及美国Verizon的联盟,共同研究LTE4G技术,包括TD-LTE、LTEFDD。

  从全球技术进程来看,LTEFDD的强势铺开也从另一方面推动了中国尽快上4G的决心。

  一般来说,在通信行业,技术差距在一年左右可以弥补,但如果差距拉长两年或更长的时间,这个技术引导的产业可能就处于从属地位,主流运营厂商只会跟进,不会将其作为重点。

  美国运营商Verizon自2010年开始商用LTEFDD,之后不断有运营商跟进LTEFDD网络。中国如果不愿意让TD-LTE成为边缘化的技术,应该尽快发4G牌。

  2010年4月15日,由中国移动建设的全球首个TD-LTE演示网在上海世博园开通。

  2012年3月30日,浙江公司在全国率先开通4G体验网络,并在杭州B1公交车上推出4G免费体验。

  2013月12月,工信部向三大运营商发放了TD-LTE4G牌照。出于保护TD-LTE产业发展考虑,工信部没有发放LTEFDD牌照。

  这等于给了中国移动抢跑4G的机会。

  业内认为这一切的根源在于TD-SCDMA。到了2013年,中国移动受TD-SCDMA之累的情势已很明显,为了平衡产业格局,中国只得提前上4G。“因为等待TDSCDMA成熟,中国错过了2003年发放3G牌照的最佳时机,没有与全球走在同一时间点上。而2009年,中国硬要TD-SCDMA独立组网,为了改变由技术劣势影响而带来的市场竞争力下降,中国移动只能迅速推动TD-LTE标准和市场的成熟,用4G弥补TD-SCDMA的不足。这也导致了中国4G的时间表提前。”此前有电信制造商高层感叹。

  为尽快上马4G,中国移动的TD-LTE基站建设规模从2012年的2万个迅速增加到2013年的20万个,再到2014年的70万个,远远超过多年来TD-SCDMA基站的总和。

  其实在中国移动商用4G时,TD-SCDMA网络已经初具规模。

  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年底,TDSCDMA基站数达到50万个,全面覆盖所有城市及乡镇。野村证券统计,仅网络建设,中国移动在这张TD-SCDMA网络上耗资超过1880亿元。

  据工信部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新建4G基站43.9万个,总数达到372万个。截至2018年12月底,4G用户总数达到11.7亿户,全年净增1.69亿户,普及率接近84%。

  纵观中国15年的3G/4G发展历程,艰辛难度远超他国。国土面积庞大,基站建设总数和投入大幅多于其他任何国家。但是带来的优势也是显然可见。用户基数大,并且随着发展和开放,用户的经济条件和对于新技术的拥抱程度显然好过当初。前期基站和通信基建的巨大投入使得中国的4G信号强度和网速已经位于世界先列,再也不是鸡肋般的存在。

  近日,在国新办发布会上,工信部部长苗圩表示,70年来,中国建成了全球规模最大的信息通信网络,中国的人口占世界人口大概1/5,但是4G的基站数量占到全球4G基站数量的一半以上,“也就是我们平均每个人享受的信息基础设施水平远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

\

中国4G基站占全球一半以上

  据工信部数据显示,截止到2019年5月,全国建成437万个4G基站,4G用户超过12亿,实际占了全球5G基站数的70%。

  只要是有人居住的地方,就有有信号覆盖。哪怕成本再高技术再难,也保证完成网络覆盖任务。

  我国成为网络覆盖能力最强、效率最高,网络服务水平最好,但价格最便宜的国家。

  5G成未来中国通信崛起关键

  2017年8月5日,国务院宣布将在2020年全面启动5G商用。2019年6月6日,工信部正式向四大运营商: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以及新入局的中国广电发布5G牌照。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5G产业经济贡献》报告指出,未来5年内,5G商用直接带动的经济总产出高达10.6万亿元,将直接创造超过300万个相关就业岗位。如此巨大的蛋糕,中国不急于一口吞下。

  全球性的通信标准不仅是一项技术标准,而是关系到产业发展和国家战略。近代以来,移动通信一直是国家关键基础设施和经济增长新引擎,也是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驱动力,很多发达国家都将移动通信视之为“构筑竞争优势的战略必争地”。

  5G时代的到来,与此前通信技术迭代一样,将标志着新一轮全球经济话语权的洗牌。5G标准的竞争,决定了未来其他地区必须遵循的技术规范和游戏规则,掌握5G标准就掌握了未来国际竞争的主导权和控制权。

  专利德国专利数据公司IPlytics公司发布了5G专利竞争态势报告曾指出:5G将促进数以万计的新产品、新技术和新服务的产生,并将提高生产力,创造新产业。全球5G网络将统一移动通信,并通过物联网(IoT)将万事万物连接到一起。5G技术可以将车辆、船舶、建筑物、仪表、机器和其他实体物品与电子、软件、传感器和云连接起来,嵌入式5G技术将允许机器在物理世界中交换信息、集成到基于计算机的系统中。近年来,3G和4G的专利权人控制了智能手机行业中移动技术的利用方式。因此5G的专利权人也可能通过在各个市场实现5G连接而成为技术和市场的领导者。

  根据德国专利数据公司IPlytics公布的数据显示,华为和中兴排名5GSEP专利数量分别位列第一和第五。而华为、中兴、中国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OPPO四家公司一共占据了超过36%的5GSEP专利。这一数字超越任何一个国家。

  5G的技术攻关和布局,对我国完成“中国制造2025”计划至关重要。5G研发中体现的中国智慧如今令全世界都刮目相看,对于国家未来转型起到了承上启下作用。

  而待布局完备之日,就是中国5G腾飞的时刻。

  纵观中国通信产业,经历了“1G空白、2G跟随、3G突破、4G同步”的发展轨迹。5G,将成为中国真正左右世界通信业的起点。

中国质量万里行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2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质量万里行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4432号     京ICP备130128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