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滚动新闻

315即将揭幕,现金贷、ICO、小视频会“中招”吗

2018-03-15 11:56:46    钛媒体        点击:

\

  一年一度的315到了,各家公司又进入了宣传静默期。大家生怕跳得太高惹人嫉妒,然后被抓到把柄成为敏感时期内的众矢之的。

  大公司忙着规划2018年的宣传预算,创业明星紧攥着业务短板瑟瑟发抖,小团队一脸严肃演练着狡兔三窟的把戏……

  今年315谁会成为群起攻之的靶子?

  在此刻,天下大势、命理玄学、市场洪流这些不可曰猜不透的宿命,成为老板高管们的心之所向。

  今年,谁的狐狸尾巴露得最长?

  脱掉现金贷的外衣,消费贷进化过市

  2017年,网贷校园贷现金贷暴力催收、变相高利贷的问题,由《刺死辱母者》事件开始发酵,被各大权威媒体披露,受到全民关注。

  随后全国各地都出现了,大学生因为陷入校园贷而自杀刑事犯罪的案例报道。

  在这些案例中,借贷平台的年利率动辄超过36%,打着“互联网金融”的旗号,用暴力催收的方式做着高利贷的买卖。

  而一些借贷平台则利用各种法规行政漏洞,给用户合同中的年利率贴着36%的合法线,但在具体执行过程中,却收取大额比例的“斩头息”“中介费”“违约费”。不仅用户收到的钱款与合同中的数额不符,而且拒绝用户还款,利用各种名义向用户收取“违约费”“催收费”。

  最终不算贷款利息,仅“斩头息”“中介费”“违约费”“催收费”都远远超过借贷的本金。

  这是变相的高利贷。更有甚者,借贷者、催收人员还会引诱恐吓用户,进行多角借贷用来还款,私自吞拿用户的还款。此时整个事件的性质,已经完全变成了欺诈骗局。

  除了《刺死辱母者》里的“于欢案”引发全民关注外,2017年下半年,长沙19岁女孩因欠现金贷母亲喝农药自杀的事件,也积累了大量围观读者的反感,女孩母亲葬礼当天讨上门的四波催债人,也刺痛着普通人的神经。

  这两起事件,无一例外都涉及到严重的高利贷问题。

  在金融市场严监管的大趋势下,取缔校园贷、严监管现金贷被提上议程。

  到年底11、12月份接连发布了《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关于印发小额贷款公司网络小额贷款业务风险专项整治实施方案的通知》三个政策,为野蛮发展的网贷市场画上了一个休止符。

  诸多互联网金融公司,都遭遇了业务大幅下滑、严重的坏账问题,大批现金贷公司应声倒下。这对于整个市场的规范化是一个利好的现象。不过顺利登陆纳斯达克上市的趣店、拍拍贷,则因为一系列舆论危机,跌破发行价。

  2018年,诸多现金贷公司开始转型,成为“消费贷”公司。例如:趣店推出了弹个车贷款买车业务。

  可惜趣店罗敏未能吸取去年的公关教训,在最近这么敏感的时刻,还放出了一份“公司市值到千亿美元前,不再领取任何薪水”的公告,于是顺利成为各媒体的众矢之的。他的弹个车被认为是现金贷的变种,在诱使用户进行不合理消费的同时,埋藏各种不合理的条款,目标是收回用户手中的产权。

  但这种消费贷还是要比过去的现金贷校园贷要规范很多,用户至少面对的还是法律允许、还算安全的贷款业务。

  ICO是不是骗局?

  五行币、马勒戈币、嫩模币的曝光,惊呆了一众国民。

  “没想到这种离谱的笑话也能骗来钱!”这是大部分人的第一观感。

  但其实支撑起理财大妈们疯狂追捧的核心原因,还是近两年比特币、ICO的疯狂行情。

  从2010年一位比特币玩家用10000个比特币购买两个披萨,到去年年底比特币价格达到20000美金左右的历史最高点。比特币等代币的市值,在这7年的时间里,上涨了何止百倍千倍。

  对比近7年的股市、楼市、保险理财、创投市场,没有一个能够撑起这样的资本神话。

  碰巧,比特币等代币所利用的区块链技术,被认为是新一代互联网的核心技术。所有错过了90年股市、08年楼市的人们,都不想错过这一改变未来的历史机遇,都想赶上这波改变世界的数字货币浪潮。

  于是大量的PPP庞氏骗局在互联网金融的掩护下,套用比特币的概念推出了“五行币”这种非常具有本土特色的传销币。

  一句句激情燃烧的鼓动话术,让一群搞不懂技术逻辑的理财大妈们心情澎湃,要用尽一切办法赶上新时代的浪潮!

  2016年之前,他们陷入了传销币骗局;2016年之后,他们被ICO玩得团团转。

  本来,ICO(首次币发行)是一个参照IPO(首次公开募股)的区块链代币技术融资平台。但不是所有新发行的代币都有价值,更何况诸多新型ICO代币只是跟QQ币一个性质的token而已。

  EOS币的出现更是将ICO平台的弊端发挥到极致。EOS是一个区块链技术平台,所有开发者都可以基于EOS的区块链技术,打造全新的互联网功能。

  EOS的创立者BM(Daniel Larimer)更是将其视为区块链世界的操作系统。

  然后许多人就开始基于EOS随便研发一个功能,然后开始ICO,向所有人发行他们创造的新功能——可是这些类似于QQ币的新功能根本不是代币。

  EOS在2017年6月发行之后,大量莫名其妙的ICO项目突然爆发起来,一个个靠刷脸推出的ICO项目,疯狂打破融资纪录。传统资本市场看不下去了,纷纷站出来揭穿ICO骗局。

  7月份,九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对代币发行融资开展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对ICO进行了一刀切。随后比特币等代币交易也遭受关停。

  进入2018年,欧美投资者在圣诞季开启了集体抛售、芝加哥期权交易所推出比特币期货,导致连锁反应,代币市场进入了波动下跌的状态。

  现在,各大公司的区块链技术正在紧锣密鼓的研发应用中,未来整合了区块链技术的云服务、SaaS软件、物联网产品等等,能否为互联网公司门带来新的创收?

  这还是一个未定的问题。

  但2018年之后,美股下跌,中国市场也跟着共振,大妈们已经没有多少理财产品了。

  独角兽企业的A股绿色通道,VIE架构的互联网大佬们回归国内证券市场,CDR多地上市的模式还在快步推进实践中。理财市场未来会是什么样?

  大妈们都还处在焦虑中。

  青少年如何摆脱视频直播的危害?

  去年的这个时候,《王者荣耀》成为了许多人的眼中钉,“游戏误国”的论调让大家看到了手游的各种弊端。

  今年是2018年了,谁是新的“误国”选手?

  视频直播的戏子们,当仁不让。

  整个2017年直播进入了稳定地发展创新期,映客借壳、陌陌发财报成为了振奋人心的事情。直播答题的出现为直播市场带来了全新动力,同时小视频、短视频产品也快速普及。

  快手日活已经突破到了1.2亿,抖音也撒着大把银子将日活赶到了7000万左右。视频社交已经成了中国市场最亮的明星,成为了各大媒体竞相解读的对象。

  既然有新风气,就一定有新情况。

  小学生偷家里钱打赏主播,低俗喊麦网红教唆小孩学坏,暴力涉黄视频给幼童洗脑……

  当然,其实不只是小孩,也有很多成人在面对视频直播时,也把持不住自己,出现各种问题。但个中最严重的要数春节前出现的儿童邪典视频问题。

  当然,谣传中那种有组织有预谋的专门扭曲儿童心理的邪典视频团队,其实并不存在。“儿童邪典”的叫法也是错误的,缘起也只是美国一个论坛上的恐怖小说。

  但是,钻各家视频平台漏洞,制作软色情暴力儿童视频的问题确实存在。而在各家视频平台的“智能(障)推荐”下,成为了幼儿日常观看的“精神食粮”。这对幼儿的心理生理发展有着严重的影响。

  另一边直播、短视频平台产生的网红们,也在打造自己的产业链。各种草根师徒论资排辈、捉对帮扶,出现了各种乱象。

  河南郑州的尬舞天团红毛皇帝招收的未成年徒弟,发生了诱奸少女的事件,引得网民一篇讥讽。

  即便是现在看起来小清新的抖音,也出现了各种目的不纯的传销欺诈团队入驻。这个中国版的Instagram,随着用户的涌入、社交属性增强,想来也将迎来大量的负面新闻。

  新一代“没有营养”的视频网红爆发,将吸引更多年轻人奔赴出名道路。一篇篇通过抖音串联起来的社会调查,正在赶往十万加的路上。

  大家对于娱乐的底线到底在哪?网红大V如何跳出被歧视的怪圈?

  这是2018年即将上演的大戏。

相关新闻: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中国质量万里行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声明 | 人才招聘
Copyright © 2002 - 2018 中国质量万里行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4432号     京ICP备130128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