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滚动新闻

领多多被指圈钱15天后失联 涉嫌传销或非法集资

2017-08-02 11:08:34    法治周末        点击:

  不用考虑商品价钱,消费多少返还多少,实现零成本购物……这么“好”的事,是馅饼还是陷阱?

  近日,参与过此“好事”的消费者王君(化名),却觉得十分糟心。王君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其在一家名为“领多多商城”的消费全返平台,高价购买了大量商品,然而在还未收到所谓的“全返”时,该商城的页面便无法登录、客服电话也拨打不通,疑似跑路。

  “消费返利”原本是一种常见的促销手段,商家设定一个消费梯度,满额有返利,相当于打折活动。如今,这一促销手段却被一些别有用心之人利用,包装成众多诱人的概念:消费全返、消费相当于存钱、消费致富等。

  记者注意到,近几年来,已有多家以“消费返利”“购物返本”为运营模式的网站及所属公司,因涉嫌违法犯罪被公安机关、工商部门立案调查。今年7月,有媒体曝光一份“黑名单”,指出云联惠、人人公益等150家“消费返利(全返)”平台涉嫌传销骗局。

  会员:

  平台开业十五天便失联

  王君告诉记者,“领多多商城”从7月12日开始运营,该商城宣称,购买平台上的商品均可全额退款,即消费者消费多少、平台返回多少,如此大的“便宜”吸引了大量消费者的参与;然而,7月27日下午两点,该商城的页面出现异常、客服也不再回应,数千位消费者的“美梦”破灭,不仅没有收到消费金额的全返,很多人连购买的商品都没有收到。

  记者了解到,“领多多商城”的具体规则为:新用户通过扫描二维码关注“领多多商城”微信公众号后,绑定手机号,完善会员资料后,就可以任意选购。退款规则为,消费1000元以内,从收货时间算起,7天可以自助申请退款;1000元以上,从收货时间算起,10天可以自助申请退款;5000元以上,从收货时间算起,15天可以申请退款,处理时间都为3个小时内。

  王君介绍,7月23日,其在朋友的推荐下关注到“领多多商城”,扫描该朋友专属的领多多二维码后,其成为该朋友的下线;“领多多商城”的佣金规则是二级分销模式,一级百分之二,二级百分之一;举例来说,即甲拉乙加入,乙再拉丙加入,若丙买100元的东西,甲便有1元的提成,乙有2元的提成。

  “当天,我就下单购买了华为手机、婴儿推车、尿不湿等商品,共计消费8000元;原本应该在几天后先收到货物,然后15天后再拿回全额的退款,结果现在,别说返现,连货都没有收到。”王君说。

  一位加入时间比王君早3天的会员李青(化名)介绍,其于7月20日在“领多多商城”购买了一部vivo手机和一条毛巾,共计消费8817元;作为加入较早的会员,虽然其收到了所购买的商品,但这些商品的市场价大概只有两千多元,自己还是亏了6000元。

  “平台上的商品由供应商提供,商品售价会比市场价高四五倍,比如,一台儿童玩具汽车,市场价为四百多元,在该商城上能卖到两千多元。”李青说。

  一位“领多多商城”供应商告诉记者,以一部市场售价为1200元的手机为例,虽然供应商在领多多平台上传商品时,可以自己填写价钱,但如果售价写得虚高,平台在审核时会不予通过;但平台在审核通过后,还会重新填写商品售价、将手机翻倍卖到5500元左右;而供应商在申请提现时,还是只能提现1200元。在平台失联后,很多供应商也没有拿到自己的货款。

  记者了解到,目前,很多消费者和供应商自发组建了多个维权群,也有不少人向当地公安部门报案。

  专家:

  涉嫌传销或非法集资

  截至发稿,记者多次拨打“领多多商城”客服电话,均处于关机状态。“领多多商城”微信公众号的主体显示是:安徽三只兔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7月30日,记者联系到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白杰。白杰介绍,“领多多商城”微信公众号一开始确实属于其公司所有,原本想做电商平台,后来觉得难以运营,便于6月9日将该公众号卖给了陕西的林某;林某以其公司名义所从事的活动,对公司名誉造成损失,其作为受害者之一,会配合警方调查。

  据了解,白杰已将林某的联系方式转告给会员,但该号码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对于“领多多商城”消费全返的模式,京师律师事务所互联网金融法律事务部主任左胜高认为,该商城以消费全返的高额回报为诱饵,通过高价销售商品的方式向不特定群体归集资金,参与者之所以愿意在该商城以高于市场价数倍的价格购买,不在于商品本身,而是追求高额返现;商城打着销售产品的幌子,实际上所从事的行为涉嫌构成非法集资;同时,该商城也存在“收取人头费”“发展下线”的传销嫌疑。

  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网络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武长海介绍,2016年3月,国家工商总局发布了《新型传销活动风险预警提示》,其中明确指出,不管传销组织如何变换手法伪装自己,只要同时具备以下三点就可以断定涉嫌传销:一是交纳或变相交纳入门费,即交钱加入后才可获得计提报酬和发展下线的“资格”;二是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即拉人加入,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三是上线从直接或间接发展的下线的销售业绩中计提报酬,或以直接或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为依据计提报酬或者返利。

  “会员在平台购买商品时,支付了高于市场价数倍的价钱,这一高额定价与市场价之间的差价,即是会员所交纳的入门费;另外,平台会员通过扫码发展下线,并可以从下线的消费额中计提报酬,此模式均符合传销的特征,该平台涉嫌传销。”武长海表示。

  对于“领多多商城”公众号转让之事,武长海认为,即便是该公众号私下转让给了他人,但该账号主体未做变更,该公司法定代表人还是要承担一定的连带责任。

  提醒:

  是陷阱不是馅饼

  一些会员向记者介绍,在参与“领多多商城”消费返现活动之前,自己还在类似模式的消费返现平台进行过购物,包括亿拼、利市派、分享家、伙伴家等平台,都是经一些好友介绍便参与了进去。目前,除了“领多多商城”失联之外,其他平台还在运营。

  “此前,在利市派等平台上的购物消费,都已经全额返还到账,这次会选择领多多商城,是听了一些老玩家的建议,认为新平台一般不会出问题,担心老平台运行久了资金会出问题,但是没想到领多多商城这么快就出现了异常。”王君坦言,“说白了,参与这种消费全返活动,就跟赌博一样,赌赢了就能赚,赌不好就输了。”

  其实,因消费返利模式倒下或跑路的平台已有多起。2012年6月,被称为购物返利模式鼻祖的浙江万家购物平台一夜崩塌,代理商遍布全国31个省市区2300多个县市,涉案金额240.45亿元,留给加盟商家和消费者的是巨大的债务黑洞。

  记者注意到,对于这种消费返现模式,目前全国已有多个地方政府下发风险警示。例如,今年2月,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发布关于“高额消费返利”类网站涉嫌违法犯罪问题的预警提示,文中指出:一些企业夸大或虚构此类运营模式的盈利前景,在实际经营收入及利润无法支撑的情况下,通过发展人员和非法吸收资金维持运转,严重扰乱正常的市场经济秩序,侵害群众和单位的合法权益,损害正规电子商务企业和行业形象,已涉嫌传销或非法集资等违法犯罪。

  7月17日,湖南省华容县预防和打击非法集资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也发布了“关于部分‘互联网+实体店’消费返现模式涉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指出这类消费返现模式违背市场经济规律,资金运转不可长期维系,一旦资金链条断裂,参与者资金将面临极大风险。

  “消费者在辨别是否存在陷阱时,应谨记反常即为‘妖’,正常的消费返现,一般返现比例不会太高,因为平台还要盈利,而消费全返模式,已严重违背市场规律和社会常理,本身不具有持续的可操作性,试想如果人人都买多少返多少,那么平台的利润从哪里来?”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教授邓建鹏指出,此外,正常的消费返现,一般是当场兑现,返现和消费行为之间基本不存在时间差;而消费全返模式,是在未来一段时间内逐步按比例返还,这样平台就留下了操作空间。

  邓建鹏表示,消费全返骗局的参与者,一方面是因为金融风险防范观念不强,缺乏知识、认知不清;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内心的贪欲作祟,追求“一夜暴富”,但这种投机取巧的心理,换来的终将是人财两空的惨痛代价。

相关新闻: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中国质量万里行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声明 | 人才招聘
Copyright © 2002 - 2015 京ICP备130128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