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潮应该如何走出去?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这样说

2020-11-18    来源:中国质量万里行
  2018年,“国潮”一词在作为网络热词被国内互联网搜索近260亿次。
 
  一年后,这个词的搜索次数翻了四倍。
 
  2018年之前的中国知网,你甚至看不到关于“国潮”的研究文章;2018年之后有了一些国潮研究文章,你会发现基本上没有理论性的文章都是现象性的描述,并没有深入式的探究。
 
  2019年,博鳌文创院组织了国潮专题,“国潮”才逐渐走入人们视野。
 
国潮应该如何“走出去”?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这样说
▲国潮文创发展论坛
 
  一年的时间,国潮火了。
 
  两年时间,国潮已经成为了一种迅速普及的现象,而且在覆盖面已经不仅是产品,而且在线下的很多店很多活动都愿意以国潮命名。
 
  这种活动已经变成了时尚,比如说北京经常有国潮之夜,在很多大的品牌经常有国潮的展示……
 
  那么疫情之后的国潮贺文旅行业需要如何发展?在2020博鳌国际文创论坛暨首届文创周,中国质量万里行文旅频道采访到了第十二届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主任委员、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清华大学文化创意发展研究院院长、博鳌文创院名誉院长柳斌杰,听听他如何看待疫情之后的文旅大环境和国潮文化。
 
 国潮应该如何“走出去”?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这样说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柳彬杰 
 
  问:我们都知道,在疫情期间,国内的文旅行业遭受了巨大的打击,在遭受巨大打击的同时,国内的文旅文创行业也迎来了不一样的发展机遇,那么疫情下国内的文创、文旅发展除了从线下转向线上以外,是否还有其他的发展道路和形式?
 
  答:在疫情条件下,除了这个线上这些满足日常生活这些服务以外,更深层次的问题,在于挖掘中国传统文化的底蕴,我们这一次抗击疫情,取得战略性的胜利,率先在全球做到了有效的防控,做到了是恢复经济和社会秩序。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危难关头都有着团结一致对付敌人的传统。所以在面对疫情的时候,我们的文化精神就发生了很大的作用。国外的文化不同,对生命的理解也不同,所以在那种文化背景下,你让他戴个口罩,居家不外出,封城,他认为这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自由被限制了,他是不能不能认可的。
 
  中国文化恰恰是这种团结一心应对危机。所以我们应对疫情首先是发扬中国文化精神。
 
  从产业这个角度来讲,通过文化和新的技术结合,打造一种新业态,为更多的人,更多的城市,更多的乡村提供创业就业的这种机遇,解决他们未来发展的问题。还有通过我们文创工作培养符合自己的人才。
 
国潮应该如何“走出去”?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这样说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柳彬杰
 
  将来我们要进入一个信息化智能化的社会,劳动方式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需要一个新的人才,来创造我们未来美好的生活。所以在这一方面,也能发挥定位的作用。
 
  那么通过这样一些丰富多彩的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然后进一步坚定信心,看到未来生活的前景,因为这场疫情对人们的世界观、人生观是有很大的冲击。
 
  最近所发生的,有些人称报复性的消费,实际上是人生观价值观的一些变化。那么通过文化将来再更进一步的稳定情绪,坚定信心,创造未来美好的生活。这是我们说的文化。
 
  问:我们的国潮文化还有产业,它其实是有一个更深的使命的,比如作为世界文化的一部分进行传承,其实可以看到世界上针对我们的贸易壁垒也好,文化壁垒也好,这个环境是慢慢的在紧缩的。在这样的一个大环境下,我们的国潮如何走出去,您有什么样的看法?
 
  答:现在的国际局势非常复杂,中国的国际形象被某个国家丑化污蔑和抹黑,世界上的形象受到了严重的损坏。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文化影响世界,走向世界,这个问题还是很难度是很大的。
 
  那么怎么做?第一是我们坚定文化自信,把我们的文化他是包含着人类都很认同的精神,那种道德规范和思想的光芒,把它发掘出来,让人能够认识到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个追求真理而且有情怀的民族,使他们对我们文化有所了解,这是我们所有的传统文化创造性的传承,创新性的发展。
 
  第二点,我们在传播中国文化的是理性的思考,要用人类理性之光去关照世界,如果不去关照世界,不关心人类共同的话题,光讲你自己的话,就像你说家务事我不愿意听;所以我们通过抗疫斗争,我们提升了我们文化核心层次,就是人民至上,生命至上,人类命运共同体。
 
 国潮应该如何“走出去”?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这样说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柳彬杰 
 
  我们不强调中国特色,因为这些别人接受不了的东西,那么就有理性的思考来解决全球的问题。
 
  第三点是要全面立体真实地传播中国的形象,要实事求是,哪些是我们做的好的给人类提供了贡献的,哪些是我们自己特有的一种东西人家还不能理解的。
 
  我们要公开、透明、真实、准确,但往往我们过去是有偏见性。
 
  问:我们注意到国内文旅产业截止到去年的数据统计,整个文旅产业在全中国的GDP的贡献已经达到了15%以上,那么也就意味着其实在接下来市场发展过程当中,伴随着整个后疫情时代以及中国不断的坚定要对外开放的决心,面临这样一种环境,您认为整个文旅产业怎么样进行深度的挖掘和发展,能够去让文旅产业在接下来的时代当中发挥它源源不断的动力?
 
  答:旅游产业一直在我们国家经济总量占了一定的比重,文化产业是渗透在互联网产业里面,互联网39万亿里边绝大多数是与文化有关联的,包括那些购物平台,比如京东淘宝,实际上它是传播的一种文化,它只是文化的消费起了推动作用。
 
  那么接下来的发展,这些文化形成的一些类别会跟旅游深度的融合起来,形成新的文旅产业,我们现在的疫情期间,我们在网上博物馆,网上国际旅游线,它都能进行。
 
国潮应该如何“走出去”?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这样说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柳彬杰
 
  通过新的技术加上文化内容,加上将来的智能化的技术,通过文化创意产业,在家里边会欣赏整个卢浮宫,甚至于可以拿到卢浮宫的每一件文物。
 
  通过文化创意提升我们中国文化旅游景点的那种开放性和知识性,它本来的历史文化的价值会进一步提升,那么提升和吸引大量的国外人来深度了解中国的文化,过去我们开放度不够,现在把服务贸易作为我们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方向,通过文化旅游的服务,吸引外国人来进入中国,来参与我们。
 
  通过我们积累经验,跟世界全球的合作,来开发全球性大范围的文化旅游产业集群,推动全球国内事业的发展。
 
  现在国际上的博物馆和大景区都开始了全面的活动,是这些资源成为全球人类共同享受的资源。那么这样一些大的发展势必要推动我们文旅产业高质量的发展,无论是从服务人类精神文化生活方面,或者是促进全球经济融合发展方面,还是提升整个人类的精神素质方面都会有大的作用,所以它有巨大的前景。
 
  那么目前还主要是处在创意不足,基础设施建设还不系统,还有很多环节存在问题,我们正在完善体系,这些条件一旦完成了,我们整个的国内产业还会有更大的发展。他将来在我们国民经济里面,对人文生活的感觉地位越来越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