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滚动新闻

共享单车"车满为患" 成为公众抱怨的"脏资源"

2017-09-01 13:39:27    央广网        点击:

\

  据经济之声《天下财经》报道,面对共享单车的现状,管理者有些左右为难,维护人员更是疲惫不堪。应该反思的是,共享单车的发展,企业的缺失到底在哪里?

  北京,十里河地铁站口,摩拜单车维护员老王一脸无辜。他说:“堵着站台,行人不方便,反映成灾了,咱也没办法。原先是两个三轮(拉车),调走一个,为了减员,减少开支。”

  尽管不少地方“车满为患”,但在资本逐利本性的驱使下,共享单车企业的的运营逻辑必然是:车往人多处走!这势必造成城市商业中心和人口集中区域共享单车越来越多。于是乎,各种问题接踵而来。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瞬间变色,成为公众抱怨的“脏资源”。

  上海宝山路街道社区管理办负责人程华为说,街道约谈过共享单车企业,希望他们控制投放量、固定投放点,然而企业并不理会:“他说你收好了,收了我们再投呀,就是OFO,OFO很任性的,他就说你收归收,我们现在在竞争,我们也没办法。”

  共享单车创造了新需求,也激活了一个产业。自行车,这种已经边缘化的旧资源,重新有了新的增量价值,但它为什么又很快蜕变为“脏资源”?主要原因就是过度投放、缺乏管理。按照经济学供需平衡的基本原理,只要投放过量、造成冗余,即使是全新的共享单车,也只能算“脏资源”。财政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盘和林认为,共享单车实际上是以节约社会资源的效率为目的的,过度投放导致利用率低、大量车辆损坏闲置,这已经背离了共享经济的初衷。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朱巍认为,以量取胜抢占市场,企业更看中的是市场的扩张速度,而不是社会效益,这是企业竞争的必然法则。朱巍说:“各个企业在竞争的过程中,考虑的不是市场绝对需要份额,而是考虑的占有市场的相对份额。所以,一定会过量投放,抢占别人的份额。”

  太原公交集团董事长周齐,管理城市公共自行车系统五年,对于共享单车企业“以量取胜”的“车海战术”感慨颇深:“他是靠量来解决的,一百万辆,(即使)80%是坏的,还有20万辆,总能找见好车子,总能找见可能满足你需求的。”

  企业为了保有这20%,不惜过量投放80%,而这80%,实际上甩给了社会,构成“脏资源”,其中就包括随处可见的收缴或损毁的车辆。

  记者来到北京市通州区潞阳桥西路,从这里往高架桥下看,初步估算至少有几千辆共享单车堆积码放在杂草丛里。这些单车都是因为没有规范停车被收缴的。记者采访了这里的一位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他们不完整规范自己的停放,比如我是一个办事处的,你在我这儿乱停乱放,区里不干,就会扣我办事处的分。”

  记者:“咱们有和共享单车公司沟通过了吗?”

  工作人员:“他们都说不要了。”

  “你收走吧,我不要了!”这样一句话,我们已经不止一次听到。敢于撂下这样的狠话,可见底气是很足的。这些年来,追逐投资风口的各路玩家、资本大鳄,确实一掷千金,敢于投入。

  在周齐看来,企业如果无视社会效益、无视浪费,是很不负责任的。他说:“这个商品属性本身提供的是公共服务,不能说光提供服务,不提供管理,这是说不过去的。十万个自行车、一百万个自行车,占用了这么多公共资源,难道不应该承担管理责任吗?”

  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共享经济市场交易额高达3.45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03%,共享经济模式潜力无穷。但如果“慷全社会之慨”,一味去膨胀,造成社会资源的浪费,这样的创新不是创新,这样的共享经济也不算共享经济!

  如何净化“脏资源”?上海市自行车行业协会秘书长郭建荣认为,对企业运营要明确加以规范,在上海、武汉等地陆续宣布限制共享单车投放总量后,企业不能无视社会公众的反感,必须有所作为。

  郭建荣指出:“1000台车要五个人来维护管理,也就是千分之五。现在据我所知,现在的共享单车的企业一般只能达到千分之三,可能还不到。”

  扩张市场,可以大把大把地花钱,说到运行维护,却不能痛痛快快地投入,这是当前一些单车企业的普遍现象。摩拜智库首席专家周亚也承认,企业对运维等投入确实不足。也许是作为一种补救,摩拜通过建立微信群等方式,把街道社区工作人员和志愿者组织起来,就近处理乱停乱放。

  周亚说:“我们在各个地方,基本上都是这样的方式,会建一个群。人员毕竟是有限的,大家都去发现问题的话,才能把事情做得更好。”

  然而摩拜智库首席专家周亚貌似客观公允的姿态,却遭到社会学家金一虹的反对。在金一虹看来,面对单车围城的困局,企业不能只想着把压力扔给政府和社会,企业在跑马圈地的同时,更应该在践行“共享精神”上多下功夫。

  金一虹说:“我特别担心有些人做共享经济实际上主要是为了圈钱,而不是认认真真的把它作为一个市场来开发、来做好。共享经济发展是要有种共享意识,你要认真去做市场呢还是只是先圈地,然后狗熊掰棒子一样扔了一地,也不管收获,不去耕耘,这种态度是不行的。”

  摩拜的做法是治标不治本,更像是做做样子,OFO的态度又如何呢?在8月的西南论坛上,OFO小黄车创始人兼CEO戴威表示,共享单车确实占了道路,占了公共资源,每辆车多少钱的停车费,企业可以付。但他也称:如果把所有的负担都放在公司内部,企业压力将是非常大的。这番表态,也给人感觉避重就轻。

  以共享为名,谁在提供“脏资源”?显然企业是源头。净化甚至消除“脏资源”,应必须正本清源,回归共享经济的本质。当前,共享单车仍在一路狂飙,如何勒住缰绳、稳住阵脚、走上正轨,作为责任主体的企业首先要受到约束,更要自我约束。(记者王业丰 佟亚涛 李楠)

(责编:王硕瑶)

相关新闻: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中国质量万里行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声明 | 人才招聘
Copyright © 2002 - 2015 京ICP备130128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