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实之间 萧太后的遗迹与传说

2020-12-03    来源:北京日报
  《燕云台》的开播,将辽王朝杰出政治家萧太后推到了大众视线中。电视剧中的萧太后名绰,小字燕燕,为辽朝北院枢密使兼北府宰相萧思温之女、辽景宗耶律贤的皇后、辽圣宗耶律隆绪之母。她的活动时代在十世纪中后期,参预朝政近四十年,带领辽王朝达到了鼎盛时期。
 
  这位传奇太后的故事,至今在幽燕大地仍有迹可循。
 
  北京唯一以人物命名的河——萧太后河
 
  北京市朝阳区和通州区境内,从西向东横跨着一条蜿蜒细长的河道——萧太后河,亦称萧太后运粮河,这是北京境内唯一以人物命名的河流,曾经担负辽南京城的物资输送功能,是北京历史上早期运河的代表。对于萧太后运粮河的起源,正史中并无明确记载,仅民间相传为萧太后主持开凿而得名。
 
虚实之间 萧太后的遗迹与传说
 
  现在这条河上承龙潭湖和东护城河的雨洪分流与城市污水,一直到西大望路和弘燕路交叉口的河段都为盖板所盖,弘燕路小区以东始见地表径流,经朝阳区南磨房乡、十八里店乡、豆各庄乡和黑庄户乡后进入通州区,在张家湾附近汇入凉水河,由凉水河并入北运河。
 
  为何这么不起眼的一条排水沟会以历史上赫赫有名的萧太后命名?这萧太后河在历史上又曾是怎样的风光呢?
 
  长期从事北京水利史研究的历史学者吴文涛对萧太后河曾有详细论证。对史料进行细致整理后发现,史书中对萧太后运粮河的记载最早见于明代。刘侗等所著的《帝京景物略》卷三《城南内外》在描述白云观的历史之后称:“西十余里,为唐太宗哀忠墓。西南五六里,为萧太后运粮河,泯然漶灭,无问者。”此后清代文献中也屡见萧太后运粮河的记载,如清代咸丰年间震钧在所著《天咫偶闻》一书中称:“八里庄之西二里,有河名十里河,又名萧太后运粮河。”地方志中也有记载,如康熙《通州志》记载饮羊河:“与牧羊台相近,在州城南,俗传苏子卿牧羝处,或云即萧太后运粮河。”
 
  那萧太后河跟萧太后究竟有没有关系呢?它是萧太后主持开凿的吗?遗憾的是,对于这个问题,目前还没有辽金时期文献或考古资料给出确凿的说法,但从当时的政治军事形势上来看,这种可能性还是非常大的。
 
  公元936年,后晋石敬瑭将幽、蓟等十六州割让给契丹。辽太宗会同元年(938年),契丹将今北京所在地幽州提升为陪都南京,又称燕京,中心在今广安门一带。这令城市规模扩大,粮食等消费增加,从外地调运粮食入京成为客观需要。萧太后与宋真宗签订“澶渊之盟”以后,两国之间以白沟(拒马河)、海河一线为分界。此后,北宋将河北平原的众多湖泊洼淀相互连通,东起天津附近海岸,西经今河北青县、信安、霸州、雄县、高阳、保定一线,构筑了一条天然的军事防线。契丹人在辽南京城所需的粮食及各种物资,只能从辽东等地调集,走海路运输。具体就是从天津宁河的蓟运河入海口靠岸,换载河船后再循今蓟运河、北运河等,进入辽南京城。
 
  关于漕船离海登陆后转入内河运输,最后到达南京城的具体路线,吴文涛提出,有两种说法可作参考:其一,漕船沿今蓟运河西入泃河,至今河北三河或北京平谷一带卸载,再由陆运至辽南京;其二,利用人工开凿连通的运河直接驶入辽南京城。从三河或平谷陆运粮食进南京城所需耗费的人力、物力和时间都相当可观,不如继续经河道运输便捷。从这个意义上说,辽利用天然河道开凿一条运河的动力和可能性都具备,萧太后河很可能就在这时候出现,利用当时残留的古永定河河道、经人工疏通整理后,形成了上承蓟水、中连辽南京护城河、下接今北运河(时称潞水)的重要河运通道,承担了辽南京地区与外界的物资运输功能。
 
  萧太后时期皇家春猎之地——通州延芳淀
 
虚实之间 萧太后的遗迹与传说
 
  萧太后作为历史上一代女中英豪,匡扶辽朝江山社稷,在朝野有巨大威望,也对后世产生了很大影响。在北京地区,很多事情都往萧太后传说靠拢,产生了诸多与萧太后相关的史迹,其中既有真实的历史史实,也有离奇的传说故事。
 
  辽代时候,今通州南部漷县附近有一处湖沼湿地,名延芳淀。春天暖和的时候,这里是天鹅、大雁等众多水鸟的栖息地。由于距离辽南京城较近,且位于辽国南境,气候相对温和,因此在萧太后时期,延芳淀成为辽代统治者春猎的重要去处。
 
  据《辽史》统计,辽帝幸延芳淀的记载有圣宗七年春“驻跸延芳淀”、十二年春正月“幸延芳淀”、十三年春正月“幸延芳淀”、十五年春正月“幸延芳淀”、十八年春二月“幸延芳淀”、二十年春正月“如延芳淀”六次,均集中于圣宗(萧太后之子)一代。圣宗统和十三年(995年)九月丁卯“奉安景宗及皇太后石像于延芳淀”,也就是在统和十三年的时候,在延芳淀附近安放了辽景宗及萧太后的石像。难得的是,这一活动在千年以后被考古工作证实——人们在今通州于家务乡吴寺村南发现了辽景宗石像,但耳、足残毁;可惜萧太后像毁于战火。
 
  通州与萧太后相关的史迹传说还有不少,漷县在并入通州之前,曾有“漷县八景”的说法,其中一景为“驻跸甘泉”。康熙《通州志》记载:“驻跸甘泉,在儒学西北,相传辽萧太后所凿,其味甘洁。”通州东南永乐店镇以东,有村名陈辛庄,民国《通县志要》记载:“在陈辛庄东口外东沙坑以西,有地名东仓,地多瓦砾,相传为萧太后存粮之仓。”
 
  除通州外,北京周边,尤其是山区,与萧太后有关的传说也有不少。通州北面顺义区,有村名田家营,这个村子的东北有个叫饮马泉的小湖泊,民国《顺义县志》记载饮马泉:“四里许,方圆丈余,相传萧太后饮马处。”在民间传说中,萧太后还是一个爱美之人,如延庆关沟有水盆石,称“燕窝”,乾隆《延庆志略》记载:“在上关东山之巅,有石似盆,石刻‘燕窝’二字,传辽萧太后梳妆处。”密云西北有看花台,雍正《密云县志》记载:“看花台,在县西北二十里大水谷,萧太后登台赏花,遗址尚存。”连昌平温泉也能与萧太后联系上,康熙《昌平州志》记载:“水益燠……氤氲之气望之如野马浮云,相传为辽萧太后浴沭云。”此外,通州南部地区的萧家台子、海淀区的肖家河也流传着萧太后的传说。
 
  不过众多传说中,最为离奇曲折、故事性最强的,出现在平谷。平谷北山中有一个小山村,名“肖家院”,过去写做“萧家院”。这里山势高耸,四围环抱如城郭,惟有东南山口通大路。而山中一处地势平坦,东西宽一里许,南北半里许。民国《平谷县志》记载:“相传旧有尼庵,西山角(脚)下有龙潭,水势渊深。有幼尼出行汲,忽内急而溺于潭侧。潭中龙因有人道之感孕而生女,弃之山陬。邻村萧姓者怜而养之,长而韶秀聪慧,后入辽宫为后。主卒子幼,后即专政,遂有萧太后之称,至今其地名萧家院。”
 
  萧太后传说的文化渊源
 
虚实之间 萧太后的遗迹与传说
 
  从真实性上来说,北京地区流传的萧太后地名和遗迹的传说,大多数并非史实,而是源于民间百姓的虚构和想象。作为一位对辽朝发展颇有影响的历史人物,萧太后与宋真宗主持订立的“澶渊之盟”结束了宋辽之间长达四十余年的战火,使宋辽进入了和平发展的全新时期。她治下的辽王朝政局稳定,国力鼎盛,自然会引起人们的怀念。所以震钧分析萧太后运粮河得名原因时认为:“盖土人不知有辽金元,而但知有萧太后,故举归之焉。”
 
  此外,萧太后的知名度还与杨家将故事在民间的广为流传大有关系。在百姓心目中,“一门忠烈”的杨家将、杨门女将既成为“忠君爱国”之象征,敌国当政太后自然就被派为反面角色,成为杨家将、杨门女将的主要对头。但民众心理亦颇为矛盾,毕竟萧太后是一位将民众带入和平的重要人物,因此在民间戏剧、民间故事中对萧太后亦非全盘否定,如在京剧《四郎探母》中,萧太后处事刚决亦不失母爱之慈。一般来说,历史依托于文字记录和实物考证,但是当文字记录缺失时,传说便显示出它独有的价值,它将残断的历史联缀成一幅完整的画卷,在历史缺席之处充当了历史的化身。面对历史,普通民众与历史学家一样也有寻根溯源的愿望,特别是在偏僻的地区,在文字缺失的领域,民众对传说的依赖就会异乎寻常的执着,传说故事就成为回答普通民众对历史的各种疑问和猜想的最佳途径。北京地区的各种萧太后传说,往往凭地形样貌发挥想象,它既有真实的历史背景,也有看似荒诞不经的离奇情节;它以民间的叙事方式,为地方增添了独特的历史意蕴和乡土情感。有了这些传说的存在,民众的历史想象力和文学创造力有了用武之地。传说故事让萧太后的人物形象变得更加饱满、更有温度和生活气息。这种将地理与历史加以文学化的言说方式,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人们追根溯源的文化情结,成为乡土记忆的重要组成部分。
 
  延伸阅读
 
  “开了挂”的萧太后
 
  其实历史上辽朝的萧太后、萧皇后有好几个。从辽太宗耶律德光以后,萧氏与耶律氏世代通婚,辽代历朝皇后绝大多数都姓萧。因为萧绰能力太强,影响力太大,以至于提到萧太后一般都默认为萧绰。
 
  自萧绰(萧燕燕),到萧贵妃、萧皇后,再到承天萧太后。萧太后摄政后,在内政方面,积极调整赋税政策,保护和发展农业生产,促进手工业、商业以及社会文化发展。在外交军事上,对党项、女真诸部族剿抚并用,稳定了边境形势。
 
  为了断绝大宋对燕云地区的念想,萧太后亲自跨马从戎,与年幼的圣宗带兵出征,剑指中原,迫使北宋真宗皇帝亲征应战,双方在澶渊(今河南濮阳西)签订盟约,开创了宋、辽长达百年的和平发展时期。
 
  经过萧太后的多年努力,辽圣宗时国势昌运、国力强盛,成为辽朝统治二百余年间的鼎盛时期。《辽史·后妃传》评价萧太后:“明达治道,闻善必从,故群臣咸竭其忠。习知军政,澶渊之役,亲御戎车,指麾三军,赏罚信明,将士用命。圣宗称辽盛主,太后教训为多。”萧太后由此成为中国历史上杰出的政治家和军事家,上演了瑰奇而又不乏神秘的一生际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