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滚动新闻

打车软件反助打车难 奖金刺激使司机抢单

2014-02-07 13:46    中国新闻网        

打车软件反助打车难 奖金刺激使司机更倾向抢单

“打车软件,方便了一部分人打车,但也吊起了出租车司机的胃口,让另一部分人打车更难!”部分乘客频频向记者“吐槽”。

记者近日在北京街头采访调查发现,受两大打车软件“烧钱大战”的刺激,马路上挂着“暂停牌”的空出租车越来越多,或是奔赴“抢单”后约定的接客地点,或是停在路边等着“抢单”,对于身边的招手拦车则是熟视无睹。

现象

伸手打车 司机加价才肯走

“昨天下班我好不容易打到车,司机师傅却要求加价10元才肯走。”在北京一家杂志社工作的刘鹏说,“上车一看,司机师傅一边刷着‘快的’,一边刷着‘嘀嘀’。因为司机抢单能有现金奖励,所以他们宁可找地方停下来抢路程远、金额高的单子,也不愿在路上接人。”

刘先生的“吐槽”道出了不少人的遭遇。从上海出差到北京不到20天的徐毅就表示,自己曾在下班时间连着打了三次车都被告知已经有打车软件的预约。

“如果绝大部分司机都放弃原有扫街方式,改为在软件上等着抢活赚补贴,不用打车软件的人想打个车估计就更难了。”徐毅担忧地说。

“嘀嘀打车”向记者提供的数据是,北京近5万辆出租车使用他们的软件。出租司机王建良也坦陈,由于一些人并不使用智能手机,或不使用打车软件,有时出行确实会更加难打车。

业内人士表示,手机打车软件还处在“挥金圈地”阶段,推出了诱人的“奖补”政策,吊起了出租车司机的胃口,加上出租车市场还存在不规范,导致在某种程度上加剧了原有公共交通资源的分配矛盾,打破了路边打车和软件订车的“机会公平”。

探究

司机只抢单不拉活 照样有补贴

方向盘两旁支着两部大屏手机,一部开着“快的打车”,一部开着“嘀嘀打车”,这已成为北京大部分出租车的“标配”,哪边合适就抢哪边单。

记者采访发现,一些出租车司机在抢单时,有时并不考虑接应客人的路程远近。记者在北京校场口附近打车,路上行驶着多辆空车,但招手不停,而打车软件显示附近有多辆出租车,呼叫两次后,一位司机抢单打来电话说,他大概需要十五分钟才能过来,让记者等等。在听到记者觉得时间太长后,司机说:“那这样,你点‘已上车’,我就不过去接你了。”

另一位司机师傅向记者点破了其中的奥秘,只要点“已上车”,并不再通过该款软件叫车,他照样可以从打车软件公司获取补贴。所以,很多司机都只抢单不拉活儿,这样一个月可以获得几千元的补贴。“是扰乱了市场秩序,但是为了钱,大家都拼了。”

为了提高抢单速度,很多司机都换上了千元智能手机。“以前的手机反应慢,使劲点点点,单都被别人抢了,现在专门花4000多元换了两部手机,抢单速度提升了不少,一个月多赚几百元钱还是不成问题的。”一位姓朱的北京出租车司机说。

发现

呼叫次数越多 软件补贴越多

鄂师傅只在北京金融街周边拉活,因为打车人多、前往地点不偏。他送完抢单成功的客人后,就找个信号好的地方停在路边,靠在座椅背上,“听着‘嘀嘀打车’、‘快的打车’不停地播报,哪个加价多、哪个去往的地儿合适,立即抢哪个!”

尽管在打车软件上显示,记者周边有数十辆出租车,但记者通过快的打车软件呼叫了三次,才有出租司机抢单。

原来,随着对打车软件的熟练使用,司机师傅们对于补贴规则研究得非常细致。“即使你发现要打车的人就在跟前,也不能急着抢单。乘客发起呼叫打车次数越多,打车软件补贴的钱就越多。”

“所以,当然不能你一呼叫我就立即抢了,要不谁给我报这话费钱去!”鄂师傅边说边得意地向记者炫耀着他的“战果”:“看,光你这单就给我加了35元。今天我已经多入账100多(元),晚上我就提现到银行卡上去。”

(文/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 南婷 刘元旭)

讲述

一名出租司机的“选客”之道

昨天晚上6点,正值北京交通晚高峰时段。北京青年报记者通过某打车软件叫车,行程安排是从东三环前往东五环外。在打车软件上输入目的地后,订单发布出去。打车软件界面上的信息显示,100秒时间内,订单被推送至附近的900余辆的士上,但倒计时结束后,北青报记者的订单无人应答,打车计划没能成功。

随后,北青报记者以前述行程安排三次发布订单,尽管打车软件的界面显示订单已被推送至900余辆的士,仍无的士接下订单,出行安排并未成功。

北青报记者使用的打车软件在提交订单时,会提供一个增加5元调度费的选项。北青报记者再次以从东三环前往东五环外的行程安排发布订单,同时增加5元调度费。很快,一位的士司机通过电话联系北青报记者,问清目的地后,表示将尽快前来接送。

“不少司机都会判断订单值不值得接。”的士司机范师傅在去年9月安装了某打车软件,他告诉北青报记者,乘客通过打车软件提交订单后,订单会传送至附近的士上,通过语音播放订单的行程安排,不少司机都会根据自己的判断选择是否接单。

接不接这笔订单,范师傅有自己的判断。据范师傅介绍,平均每天会通过打车软件完成七八笔订单,他通常会根据距离远近和顺道来决定是否接下订单。

“声音里面乱哄哄的,说明乘客人多,就在繁华的路段,这样我们一般不接。”范师傅表示,这样的乘客极有可能通过软件提交打车订单后,等不及,就在路边招手打车,从而使得订单流失,的士司机白跑一趟。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市面上普及较高的打车软件不仅可以让乘客增加调度费打车,也会有软件所属公司随机发送奖励,增加的士司机接单的积极性。范师傅说,有些奖励很高,50元到100元都有,所以很多司机面对这样的活,都会比谁反应快,快速按下手机上的接单按钮。

(文/记者 罗京运)

思考

打车软件“重金”拉人能挺多久?

20日,“嘀嘀”和“快的”两大打车软件“重金”拉人争夺战再陷白热化。继10日“嘀嘀”推出使用微信支付付款乘客和司机各奖10元政策后,最早实行奖补政策的“快的”也提高了奖补额度。但热闹的“烧钱大战”背后,仍有“骨感”的现实需要面对:“软件打车”能否戳中大城市人越来越不能承受的新痛点—打车难?“砸钱拉人”是否是亏本赚吆喝?“烧钱大战”究竟能挺多久?

1月10日,“嘀嘀打车”开通的全国32个城市使用微信支付付款,乘客享受立减10元,每天最多不超过3单,司机享受立奖10元,每天最多不超过5单,每天随机产生1万名幸运乘客给予免单优惠,掀起了司机和乘客相互推荐使用微信支付的热潮。

最早实行补贴的“快的”也不甘示弱。在发现竞争对手推出高于自己的补贴额度后,20日再推“奖补新规”。记者20日从“快的打车”和支付宝方面了解到,暂定到2月10日为止,出租车司机每次用支付宝成功收车费,即可获得10元奖励(每天5笔封顶),同时用支付宝付车费的用户也将获得10元返现(每天2笔封顶),返现将于3-5个工作日内返还到用户支付宝账户内。

据“快的打车”CEO吕传伟介绍,用户用“快的”软件打完车后,可直接点击内置的支付宝付车费,而后输入金额完成结算,整个过程只需几秒钟,并可以对司机的服务进行评价。

事实上,打车软件要占有巨大的市场份额,拼的就是谁的终端用户多,这个终端包括司机客户端和乘客客户端。为此,“嘀嘀”和“快的”都不甘示弱,使出浑身解数,挥金圈地,重金“拉人”。

目前,“快的打车”在全国用户数已经达到2300万,每日订单量超过30万笔。而来自嘀嘀打车的消息,1月16日全天,嘀嘀打车日订单突破50万单,成功使用微信支付超15万单。分析人士认为,在没有决出胜负之前,打车软件之间的“烧钱大战”还不会结束。

(文/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 刘元旭 南婷)(北京青年报)

标 签:打车软件    

相关新闻: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中国质量万里行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服务声明 | 招聘信息
    Copyright © 2002 - 2013 京ICP备130128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