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奥运村发放避孕套 奥运选手自曝一夜情

奥运会选手一夜情
奥运会选手自曝一夜情

奥运会避孕套

  图为北京奥运会是发放的避孕套

  伦敦奥运村避孕套都准备充足,15万个“避孕套”发放到位。首批运动员已入住,也有运动员已体验“奢华服务”。美国名将踢爆奥运村性事,将近四分之三的运动员有过“一夜情”。

  美国奥运射击选手:奥运村像个大妓院

  乔希·拉卡托斯是美国的一名射击选手,2000年的悉尼奥运会拉卡托斯和自己的队友早早就完成了射击项目的比赛,美国奥运代表团要求他们上交奥运村那个位于三楼的钥匙,并先期返回国内。不过拉卡托斯却决定继续留在悉尼奥运,因为根据四年前在亚特兰大的经验(当时他赢得了一枚银牌),拉卡托斯知道奥运村很快就会变成一个狂欢的大派对村,他没有理由错过这个四年一次的机会。拉卡托斯买通了公寓的女服务生,找到了一楼的一间空房子“非法”滞留在了奥运村。

  拉卡托斯告诉记者,奥运村里什么都好,一应尽有,不过有却有一点让人感觉不爽:隐私,因为每个奥运村的房间住的都不止一个运动员。还好一楼的房子已经空出来了,成为了运动员严重的香馍馍,拉卡托斯入住的第一天就看见美国田径队的一些运动员进了其中的一个房间。“第二天早上,”拉卡托斯说:“我像上帝保证,某个北欧国家4x100m接力的女运动从那个房间鱼贯而出,后边跟着的当然是我们国家的那些田径选手。上帝,昨天晚上我还看见这些接力女运动在跑道上玩命的跑步呢。”

  之后的八天时间里,射击项目运动员住过的房间不停的有男男女女进出,那段时间射击的房间变成了名副其实的“泡房(Shooters' House)”。“说真的,我当时就觉得我进了一家奥运村里的大妓院”拉卡托斯说,“我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淫乱的景象。”

  1988年汉城奥运会有个骇人听闻的故事。在游泳比赛结束后的第二天晚上,英国代表团居住的楼区的屋顶阳台居然扔满了用过的避孕套,英国奥运协会得知后出炉了禁止室外做爱的条例。Jonathan Edwards——一位三级跳奇才兼虔诚基督徒——在公开场合告诫他们采野花应秘密行事。这引起了一阵波澜。实际上,Edwards只是念念不忘那天他被木地板上传来的吱吱嘎嘎声吵醒的事。

  美国美女奥运选手出书自曝一夜情

  据新书所述,虽然选手村禁酒,但选手往往以水瓶偷运酒精入内,加上保安森严与外隔绝,正好让选手纵情声色。一名不愿公开身份的选手说:“我感到超级罪疚,感觉对不起男友,但另一选手不觉不妥:“为甚么?昨夜人人都扯上关系了。””

  奥运主办单位也助长淫风。新书指主办单位免费提供设计精致的安全套,令运动员急不及待“试用”;2000年悉尼奥运,七万个安全套在一周耗尽,选手精力可想而知。运动员即使奥运完了,两个月后见总统重聚又再荒淫。一名前女选手承认醒来时都在别人房:“身旁有个男人,已无法记起那一夜缠绵,就一身酒气见总统。”

  官方:奥运“一夜情”已被各国所接受

  据ESPN调查了解,过去几年奥运选手们用掉了不下10万个避孕套,从某种角度看,奥运村成为选手之间性关系滋生的温床。实际上对于奥运“一夜情”,无论是奥组委还是各国代表团虽没有鼓励,可也选择了默许,在这件事成为心照不宣的事实同时,甚至进行了很人性化的关怀。

  奥运会免费提供避孕套如今已经成为主办方必备环节,2000年悉尼奥运会主办方最初发放了5万个套套,结果不够用,后来又派发了2万个。2004年雅典奥运会,主办方吸取了教训,总共免费提供了12万个安全套,据说还没能满足需求。而2008年北京奥运会也没有对运动员性生活选择回避,当奥运村开村后,在奥运村综合诊所摆放10万只高质量的安全套,供运动员和赛会服务人员取用。当奥运会结束后,10万避孕套只剩下5000只,而北京奥运会期间奥运村明确规定,在奥运村里只能住参与奥运会的选手以及政府官员,这10万只避孕套流向了何处?

  伦敦奥运会临近,全球销量第一的某避孕套品牌表示将无限量供应套套,但这家公司毕竟不是伦敦奥运会的官方赞助商,因此不能大张旗鼓的宣传,这家公司的发言人表示:“我们得到国际奥委会的严格限制,他们规定了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其实奥运“一夜情”的行为不提倡、不禁止,在冬奥会上也能得到体现,2010年温哥华奥运会配发了10万之多的避孕套,尽管一定数量是选手拿回家当做礼物,但相当数量还是投入了“实际应用”,伦敦奥运会到底能耗掉多少套套,让我们拭目以待。

 

赞助商链接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新 闻

推荐排行热点
中国质量万里行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服务声明 | 招聘信息
Copyright © 2002 - 2012 京ICP备12004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