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被褥回收利益链:从收来到出售价格涨几倍

旧被褥回收利益链:从收来到出售价格涨几倍

  部分旧被褥流向纱厂和宾馆 回收自大学、医院、养老院 转手卖掉价格翻番

  近日有市民向本报反映,每年毕业季,很多大学生的被褥都卖给了收废品的,这些被褥去了哪里?

  连日来,本报记者通过调查得知,很多从学校、医院、养老院收来的二手被褥经过简单晾晒后,就被当成新被褥卖给了旅馆和酒店。

  □采写:见习记者 陈彦杰□统筹:卢明

  高校有不少被褥回收代理人

  记者在网上联系了一代理回收被褥的在校大学生小姜,小姜告诉记者,6月中下旬时在学校收被褥最多,临走的大学生基本都把被褥卖了,“现在没有谁毕业时还带着铺盖回家的,都用4年了,谁也不要了,一天最多能回收200多套被褥。”

  小姜介绍,他们给一个专门回收被褥的公司做代理,自己在中间赚点利润,一般一套被褥赚五六块钱,多的赚10块钱。

  10日下午,小姜带着记者找到了专门回收被褥的公司的负责人王涛(化名)。王涛介绍说,他回收大学生被褥已经有两年时间了,今年在大学生毕业前期就做好准备,在济南各个高校找了很多回收代理人,在泰安、莱芜、潍坊和青岛也都设立了回收点,今年回收被褥投入了100多万元。

  王涛说:“我在济南大学西门附近租了一个小仓库,存放从附近几个大学回收的被褥;在章丘白云湖附近有一个大仓库,把市区回收的被褥都集中到那里,外地来收购的大车一般都是到白云湖大仓库拉货。”

  医院、养老院的被褥也回收

  除了学校学生的旧被褥外,记者了解到,一些医院、养老院、宾馆等的旧被褥也都被回收。

  12日上午,长期在甸柳庄小区回收废品的江华(化名)告诉记者,回收废品什么样的东西都要,“只要是能多少卖成钱的东西,我们都回收,医院和养老院的废旧被褥我们都收”。

  记者:我有医院里面的破被子要吗?

  江华:要啊,一般一床棉花被子就是10块钱,不是棉花的便宜点。

  记者:被子有点脏,有点异味,要不要?

  江华:没有问题,都可以收,反正也不是我们自己用,我们收了也是卖给回收站,回收站再卖给外地的人,最后还不知道谁用呢。

  记者:你们去回收站卖的时候,他们问你们从哪儿收的吗?要是有传染病怎么办?

  江华:谁问这啊,去卖的都是垃圾,一般情况都没有传染病,真有传染病也不知道哪个有,没有人检查。

  记者在闵子骞路上问了几个废品回收的人,都说什么样的被褥都可以回收,价格根据被褥的情况定。一个骑三轮车的人说:“有些民营医院病人用过的被子也卖给我们,有些养老院的老人‘走’了,破旧被子也给我们,他们又没法处理,我们都给回收了,当废品卖。”

  记者在走访中,几个收废品的人都说回收的废旧被褥都卖给了海晏门街上的废品回收站,那里有专门回收的地方。

  12日中午,记者在海晏门街北头找到了一家回收被褥的回收站,负责回收的张女士说:“废旧被子都可以收,只是今年价格不行,棉花的被子一斤卖2块钱,如果棉花不好价格更低。”

  记者问张女士回收的被褥都卖到了哪儿?张女士说:“不一定,很多都是卖给棉纺厂,我们有固定的客户。”

  部分被褥卖给棉纺厂重新纺成纱线

  回收上百万元的被褥都卖到哪里?怎么处理这些已经使用过的被褥?王涛说:“我干这个几年了,有固定的客户,回收多少都不愁卖,大部分都卖给了周边城市的棉纺厂,淄博、滨州和浙江一些地方的棉纺厂都要我的货。”

  棉纺厂回收大学生使用过的被褥怎么处理?王涛说:“棉纺厂一般都把被子里面的棉花处理后纺成纱线,再制成其他东西,纱线什么都可以做了,也有做成牛仔装的。”

  记者问王涛,这些大学生使用过的被褥,棉纺厂回收时检查严格吗?“还严格?他们都是求着我来买的,都请我客,我坐在旁边就等着收钱,他们自己装货。今天上午我刚卖了7吨,下午青岛和泰安运来一批,一个棉纺厂的客户已经在等着货了。”

  卖给宾馆比卖废品价格高两倍

  记者在调查中,一位知情人士爆料,很多稍好的被子会直接卖给宾馆使用,一般人看不出被子的新旧。

  在山东师范大学内回收物品的张伟(化名)告诉记者,有些学生在大学期间也买好点的被子自己用,他在回收时一看挺好的就会留起来,把稍微好的卖给宾馆比卖废品价格能高两倍。

  记者走进了文化东路附近的几家小旅馆,以想住店为由看了房间,发现旅馆房间内的被子卫生条件都不好。记者问一位店老板,“这些被子怎么看着都不干净啊,有没有干净的被子?”店老板说:“基本都是这样的,我有前段收的学生被子没有晒呢,有味,夏天基本用不着盖被子。”

  记者在洪家楼附近的几个小旅馆也发现了同样的问题,一家旅馆内的被子一摸感觉就很沉,旅馆内打扫卫生的一位女士说:“这些被子都用了很多年了。”

  王涛的话也证实了记者的调查,“我们回收的被褥,好点儿的也卖给一些酒店和旅馆,昨天有个酒店就买了我100多条,他们是‘以旧换新’,把原有的被子给我,换回新鲜一点的,一条被子再补我几块钱。”

  【利益链条】

  从回收到出售,被褥价格涨几倍

  回收大学生使用过的被褥利润有多大?小姜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我们代理人回收时棉花的被褥一般一套(一床被子一床褥子)在15元至20元,丝棉的价格在7元钱左右。一套好的时候能赚10块钱,一般赚5块钱,大利润都让回收公司赚了。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大学生使用的被褥一套一般在5斤左右,一吨棉花被褥数量在200套左右,价格在8000元左右。王涛说:“我们卖给棉纺厂时一般都把被褥的外套撕掉,价格在10000元一吨,如果把被褥棉花套子外面的一层网撕掉,价格更高,一吨能卖到12000元。”按照王涛的说法,他出售的被褥一套在50元左右,他的收购价每套25元至30元,每套被褥的利润高的时候能达到100%。

  一名回收过被褥的学生说:“有些好点的被子回收公司都挑出来了,单独卖给一些宾馆和劳保用品店,这样价格更高,收的15元一条的被子能卖四五十,价格翻几番。”

  □采写:见习记者 陈彦杰 □统筹:卢明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回收来的被褥一般都是随便堆放,有很多被子带有细菌,也有很多泡过水后发了霉。医生表示,很多二手被褥存在大量病菌,将会给使用者健康带来威胁。但这些被褥经简单加工翻新后都返销市场,有些被褥甚至被简单拆分后做成了黑心棉。

  仓库里站10分钟起一身小疙瘩

  7月10日下午5点,王涛带记者去了他在二环南路的一个小仓库,王涛说:“这是我租的别人的车库,里面的货不多了,有一千多条被子。章丘白云湖那个仓库大,那边都是厂家的大车直接去拉。”

  王涛打开车库卷帘门,一股霉味扑鼻而来。记者看到仓库里面堆放着很多被褥,有棉被、褥子、夏凉被,还有军用绿色的厚垫子,颜色也是五花八门,车库门口几床被褥被雨水泡得发黑了,有很多小飞虫在上面飞。

  王涛说:“这些被子前几天下雨受潮了,门口的几床被雨淋了,不过别人来收时一点不受影响,都能卖出去。”

  记者问:“被子上这么大的霉味,别人能要吗?”

  王涛说:“肯定收啊,现在他们都请客想收我的被子,昨天两个厂家差点打起架来,他们不管霉味,拿回去一晒就行了,纺成纱线谁还能闻出味啊。”

  记者在车库门口站了有十多分钟,身上就起了一层小疙瘩,非常痒。王涛说:“这是被子上的细菌,接触多了身上会起疙瘩和水泡,我脚上就起了很多水泡。”记者看到他的脚面上和脚外侧全是水泡。

  记者咨询了一位皮肤科的医生,医生说:“很多旧被子都是多年不拆洗,有些含有病菌,再堆放在一起受潮,肯定有很多细菌,皮肤接触后会起反应。”

  很多被褥翻新制成了黑心棉

  记者咨询了一位曾经做过物品回收的业内人士陈明(化名)。陈明介绍,被褥回收一般的程序是先漂洗,再消毒加工,然后可以用于棉纺织厂,纺线或者纺纱、生产牛仔布、填充娃娃,也可以用于制作大棚保温被,农业方面也能用于菌种生产。但回收来的被子很多被翻新制作成了黑心棉,棉被拆开加工成棉花团,然后分等级批发给弹棉花作坊,黑心作坊再次用于生产棉被,回销市场。黑心旅馆也有回收的,回收后进行简单的漂洗,加个新被罩,就再次使用了。用了3-4年的被子,纤维理性发生改变,再次翻新成被子,其保暖性能差很多,另外卫生情况让人担忧,再次盖在身上,长期接触肯定对人的身体健康不利。

  采访中一位市民说:“学生使用过的被褥卫生条件相对还是好点的,回收医院或者养老院的被子就更加令人担忧了。”

  甸柳庄小区的张女士说:“有些养老院的老人身体有病,用的被子肯定有病菌,一些医院用的被子更是令人担心,什么样的病人都有,这些被子被回收后再流向社会,病菌肯定都会到处传播,太吓人了。”

  盖大棚的被褥也回收翻新

  王涛介绍,很多种植蘑菇的大棚也用他回收的被褥。王涛说:“这些被褥都是大学生用的,用于大棚保温非常好,价格又便宜,比专业的大棚保温被便宜多了。潍坊有专门的被服厂生产大棚保温被,但是价格很高,不合适,很多菜农和卖西瓜的都买过我回收的被子。”

  记者在王涛的仓库内看到回收的被褥有发霉的,有的在水里泡着都长了绿毛,记者问这样的被褥能用于蔬菜大棚保温吗?王涛说:“怎么不能用?买回去在太阳底下晒晒照样用,买菜的和买瓜的知道你用什么样的被子吗?只要起到保温效果就行了,卫生条件没有人管。”

  记者问已经用于大棚保温一年的被褥回收后还能卖吗?王涛说:“当然能卖了,我每年都卖上百吨被褥,这些根本看不出来。”

  王涛说:“也可以这样,你今年买回去的棉被用一年,到明年再卖给我,我可以给你‘以旧换新’,到时你一条被子补我几块钱就行了,只要被子不在水里泡我就能回收。”

  【行业监管】

  废旧被褥回收谁来监管?

  被褥回收有没有单位来监管?什么单位负责管这些事?记者在网上查找到了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下发的《絮用纤维制品质量监督管理办法》,该《办法》中明确规定,不得将被污染的纤维及纤维下脚、废旧纤维制品或其再加工纤维、发霉变质的絮用纤维等物质做为生产生活用絮用纤维制品的原料。

  一位做过被褥回收的业内人士说:“回收来的被褥按照要求不得加工成生活中与皮肤直接接触的物品,但是现在没有人管。”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很多回收的个人都说没有单位和部门管,长期在甸柳庄小区回收废品的江华(化名)说:“我收废品几年了,没有听说过谁不让回收被褥,更没有人管这个事,我们就是收破烂的。”

  在海晏门街上开废品回收站的张女士也说:“我们有营业执照手续,回收的东西卫生部门又不管,哪个单位能来检查垃圾的卫生?”

赞助商链接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新 闻

推荐排行热点
中国质量万里行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服务声明 | 招聘信息
Copyright © 2002 - 2012 京ICP备12004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