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浩:不做昆汀,做下个冯小刚

  在某种意义上,小东北是宁浩过去电影中,少有的融入他个人影子的角色。宁浩在他身上寄予了强烈的个人成长感受:“成长的故事必须和牺牲有关。每个人往前走一步,都意味着很大的牺牲。”

  《黄金大劫案》并不是宁浩擅长的现代题材,而是把故事设定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伪满洲国,在他看来,那是一个乱世:“那个时代的人会迅速成长、早熟,生命的选择是第一位的;而现在是温室的时代,很少有这么迫切需要成熟的事情了。”

  放弃自己擅长的多线叙事方法,是因为宁浩不想过度依赖自己擅长的东西:“你越依附它,就会变得越保守、迂腐。唯一的办法,就是革它的命,往前走。”

  在他看来,成名作《疯狂的石头》和《疯狂的赛车》都是“青春期的创作方式”,是建立在拆解、摧毁的基础上——把所有的东西砸烂,就有了喜剧的成分出现。而现在,从业10 年的宁浩更希望和青春期告别:“拆解一个东西不是不好,而是太简单、太容易,现在人人都在干这样的事情,微博、网络??但砸烂了之后怎么办?怎么建设?这才是最难的事情。现在,我更想试着建立一些东西,这可能才更成熟。”

  宁浩的野心在于,他很清楚自己过去成功的影片只能算是小打小闹,就像艺术界的相声。他急于成长, 摆脱局限:“相声能成为伟大的艺术吗?不可能。它是依附在批判现实、批判一切的基础上才成立,看的人很爽、很过瘾,有解构经典的价值意义。但谁会觉得它引导人生真谛?它永远出不了海明威。”

  不背负梦想,反而容易成功

  李嘉诚说过这样一段话:“如果你想过一般人的生活,那就遭一般人的痛苦;如果要过出类拔萃的生活,那就要受更多的苦。”宁浩经常拿这话激励自己:“你要想,你还能付出什么。”宁浩对成长的感触,与《无人区》的经历不无关系。

  当年拍完两部“疯狂”电影,宁浩风头正劲。30岁出头的他已是内地最有商业价值的导演之一。而后拍的《无人区》,获多数影评人、业内人士好评。遗憾的是,从2009 年完工之后,这部电影至今没能公映,也是最近几年极少数在审查上卡壳的影片。

  有两年时间,宁浩回避《无人区》的任何问题。私下里,他前后两次补拍、修改《无人区》。期间多次传出影片会上映的消息,后来又杳无音讯。面对欠下的大笔债务,宁浩也曾对友人说:“真想去拍电视剧,先赚点钱再说。”

  最终,宁浩没去拍电视剧,而是选择继续拍电影。回头再看这部谈论人性善恶的《无人区》,他也不觉得有多好:“这是部有毛病的作品,也没传说中那么牛。我现在也并不喜欢了。”

  “《无人区》对我来说是个小事情。我人生经历的牺牲、痛苦,比这些东西要多得多。”宁浩告诉记者。这个山西钢铁工人的儿子,从山西漂到北京,经历的起伏让他懂得妥协,迅速转变,适应环境。

  宁浩10岁的时候,开始学绘画。当时,他所在的工厂子弟学校,孩子们整天都是打架斗殴,毕业后,大家都只能去做工人,看不到任何希望。绘画为他打开了世界的另一扇门,像一根救命稻草。

  20岁那年,他独自到北京,准备考中央美院。专业课成绩都过了,可宁浩却在体检中被查出色弱,被迫与绘画告别:“你有一个天花板,就是跳不过。”

  很长一段时间,宁浩经常在美院门口晃悠,很失落。后来,他考入北师大艺术系,但总觉得自己是被迫的。在北师大读书时,他只去上一门绘画课,其他课则一律逃。“我就这么混日子,用了很长时间才像失恋一样走出来。”宁浩说。

  转行做影像制作,宁浩没什么兴趣、信心,甚至当时还很鄙视搞制作的人。他当过娱记,做过摄影师,拍过MTV,赚了不少钱。在他看来,搞影像制作的人太理性,不是艺术家:“人在狂热地爱某种东西时,分两种情况:一种,它就是你的短板、不足的地方,所以你才特别想去做,就像丑的人特别喜欢美的人;另外一种,是从小时候就开始的意识, 是一点点累积出来的,但它往往会欺骗你。相反,如果你没有这个梦想,反而更容易成功,因为处理起来会更理性。”

  至今,宁浩都不承认自己狂热地喜欢电影。做导演,对宁浩来说起初就是谋生手段:“很长一段时间,我是把电影当事业,不是什么梦想照进现实。”

  “不丢下包袱,一定没有进步。如果我一直抱着自己的画画梦,现在肯定还是个不名一文的画家。” 宁浩说,“当然现在看来,我的选择都是对的。其实最可怕的是,牺牲也不一定有好果子吃。其实我也不知道,丢了这个,是不是能得到更多?我当年拍MTV时的生意很好,丢掉的时候,我心里也没底。但是你当时必须决断,这才是牺牲,否则那就是算计。”

  “我比较适合干主旋律的东西”

  每拍完一部电影,就去金店里买一条金链子,这基本成了宁浩的习惯。

  2004年,他执导的第二部电影《绿草地》在香港拿了奖,还得到一笔奖金。宁浩拿着钱,立刻冲进金店买了项链。这条粗项链至今还常挂在他的脖子上,透过黑T 恤,金光灿灿。他说:“我最喜欢戴这条,因为比较舒服。”

  宁浩手头现在至少有5条粗金项链。《无人区》虽然没上映,完工之后,他还是习惯性地买了根带轮子吊坠的项链。拍完《黄金大劫案》,他找中国美院的一个黄金艺术家设计了一个金牙吊坠。宁浩说:“每一根金链子都是一个纪念,当然也是恶俗的表现。”

  除了恶俗,宁浩还给出另外一套解释。黄金是最早进入人类货币市场的物品,在上万年的贸易变化中,只有黄金没有变。它在各个不同时代,被赋予了不同的含义——权利、王族、恶俗,但本质上它只是稀有金属。“相比之下,人类比黄金善变多了。在你的心里,总要有一种东西是不变的。我也不知道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东西是千年不变的,我需要安全感。”宁浩说。

  为什么总挑最粗、最重的买?“我就是个不细腻,比较粗的人。”宁浩解释道。

  宁浩的不安全感,来自于自我怀疑。他告诉记者:“我有技术缺陷,每部电影都有一堆毛病,但我胆子大,敢胡拍,没有章法。”他很清楚,观众很容易被自己挑动情绪,忽略他所犯的错误。

  “我一直具备自我怀疑的能力。”宁浩属于少数的理性型导演。他说自己每次拍完电影,都不敢回头看,因为满眼看到的都是问题。他花力气最多的地方在剧本, 但他承认“还是没这实力,不会写、不会讲故事”。

  事实上,宁浩的确说中了问题所在。几乎他的每部电影在故事上都有硬伤,都有牵强的地方,包括这次的《黄金大劫案》,但观众很容易在他营造的快节奏、固定氛围里忽略这些缺点。“讲故事很有讲究,我只能讲个大概,讲不透彻。很多一线的导演很会把控故事,比如波兰斯基、斯皮尔伯格。”宁浩说。

  对于自己在内地市场打下的口碑,宁浩认为:“目前我只有做一大碗面的手艺,还没到一级厨师的水平。但过去大家老吃地沟油,现在能有大碗面吃就觉得不错了。”

  《黄金大劫案》公映后,宁浩准备给自己放个假,休息一两个月,干点和电影完全无关的事情。过去10年,他马不停蹄拍了6部电影,甚至忙完《无人区》,没怎么喘气就接着拍《黄金大劫案》。

  宁浩迫切地想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他认为自己的价值观很主流,过去也一直在拍“恶有恶报,善有善报”的故事。现在,他更愿意在电影里思考一些东西,更靠近主旋律。昆汀·塔伦蒂洛一直在拍解构社会的影片,但宁浩不愿意像他那样继续下去:“他的存在,有美国很强的电影工业背景支持,但在中国,还是需要更多重新建设的人??我比较适合干主旋律的东西。”

  他喜欢冯小刚的《非诚勿扰》系列电影,里面的爱情观和自己很接近。他甚至认为,这是一个有情怀、有感悟、有内涵深度的影片,尤其对人生、对情感的分析有很强的认识。

  “其实,宁浩也不知道宁浩想干吗?他只是在行动,按照自己的想法,不停地往前走。也许建立完了,他又继续回来砸,再来破坏,有这个可能。只要我不停,就不能让我的生命固化在一个上面。”临走的时候,宁浩说。

赞助商链接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新 闻

推荐排行热点
  1. 1凡客诚品采用国家领导人形象做广告遭查处
  2. 2红会捐万辆劣质自行车给大国企和老干部局
  3. 3淘宝腐败黑幕调查
  4. 4女子坠坑烫伤身亡 家属获赔90万元
  5. 5纸杯厂被曝增白剂随意加 工人赤手包装肉眼检
  6. 6河北阜城黑心明胶厂经理纵火毁证据被拘
  7. 7本焕老和尚化身窑开启 大量美丽舍利子出现
  8. 8上海浦东机场旅客冲上跑道拦飞机后获赔引争议
  9. 9重庆回应万盛群众聚集事件与薄案无关
  10. 10肯德基利用印尼强震做广告遭猛批 被迫道歉
  1. 1王立军事件真相 爆料:与铁岭公安局长落马有
  2. 2王立军事件令人浮想联翩 真实内幕很给力
  3. 3王立军事件最新猛料:美领事证实曾请求庇护
  4. 4王立军最新状况 震惊or震撼?
  5. 5公共情妇门:看落马女富豪李薇与省部级高官的
  6. 6王立军事件最新动态 人民网被指借王立军骗粉
  7. 7网评王立军事件——性格决定命运
  8. 8重庆否认王鹏飞因王立军被调查
  9. 9传山西一副厅级官员侵吞800亿被双规
  10. 10女硕士建贞操网 自晒处女鉴定报告以示证明
  1. 14月投诉报告:网购支付问题多
  2. 2东方航空投诉多 行李赔偿难获满意
  3. 3大自然地板遭投诉 公司拖而不决
  4. 4中国联通私自屏蔽用户合法网络终端
  5. 5众泰新车问题多 维修质量难保证
  6. 6珠宝三包规定缺失 瑕疵产品难退货
  7. 7一号店涉嫌虚假宣传 违反合同
  8. 8家纺业的电子商务“暗战”
  9. 9中国质量万里行315十大投诉热点
  10. 10淘宝被指设置门槛保护售假行为
中国质量万里行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服务声明 | 招聘信息
Copyright © 2002 - 2012 京ICP备12004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