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滚动新闻

燕郊成中国南北两派传销组织“集中营”

2017-05-16 11:20:00    中国质量万里行    文/申杰    点击:

  燕郊,京津冀一体化发展的一个重镇,由于距离北京近的优势,不仅承载了非京人士安家的梦想,还让燕郊房地产异军突起。人口不断膨胀让燕郊镇染上“大城市病”的同时,该地区也受到传销组织的“青睐”。实际上,燕郊不仅聚集了南北派传销人士,甚至还呈现出传销“企业化”发展趋势,这种方式更具备伪装性以及诱惑性,从而使当地政府屡陷对传销“打而不绝”的尴尬境地。

\

  活动猖獗成南北两派传销“集中营”

  简要来讲,南派传销和北派传销都属于异地传销,也就是把人从甲地骗到乙地,然后进行封闭或者半封闭式洗脑。

  相对来说,北派传销属于低端传销,上当受骗的人年龄较小,层次比较低,20岁左右的年轻人居多,毕业或者未毕业的大学生占有很大的比例。

  南派传销属于异地传销的升级版,参与者以三四十岁有独立经济能力的人为主,很多高端人群深陷其中,有退休教授、博士、海龟、研究生、甚至退休干部,甚至很多沿海一带的老板和富人也卷入了这场金钱的游戏,当然有些相对低端的体系参与者也不乏农民、打工者、大学生。

  河北省、天津市是传销重灾区,以前主要是北派传销为主,随着近年南派传销大举向北方迁移蔓延,河北很多城市南北派传销大会师,重点的廊坊地区,包括广阳区、三河、霸州、香河等市县,其中三河燕郊镇紧邻首都北京,交通便利,空置房众多、消费水平相对较低,一个镇居住人口达到数十万,新兴城市比较杂乱,管理水平暂时跟不上,打击传销的力度一直较小,使这里犹如一个避风港,成为传销人员青睐的风水宝地:城郊村庄遍布,有很多小平房,适合北派传销集中开大课,所以以前北派传销长期在此安营扎寨。

  近几年来,南派传销也看上了这块适合生存发展的沃土,大举向燕郊挺近。燕郊有南派传统“1040工程”传销体系,以传销惯用的“五级三晋制”为制度,鼓吹投资69800元,回报1040万;有全是北方人参与的“资金游戏”体系,“五星制”八个岗位分钱,投资69800元(或者69300、50800、50600、50300不等),称出局吃干分净赚800万;还有南派“资本运作”

  传销新变种“49800”“民间互助理财”体系。甚至一些纯粹的“资金盘”传销也云集于此,在天子脚下形成了一个数万传销人员的大本营。

  为何能够形成如此大规模的集中营呢?如今燕郊的地理特殊性让燕郊房地产迅速崛起,但是由于属于河北地界,类似于第三产业的企业未能入驻燕郊,这就造成了燕郊浩浩荡荡的30万人涌进北京。

  燕郊人口暴增且流动性极大、经济社会发展迅猛、警力严重不足,使燕郊治安面临着警力捉襟见肘、民警疲于应付、“小马拉不动大车”的困境。

  尤其是燕郊毗邻北京,每逢北京加强管控,一些社会不稳定分子就会“溢出”到燕郊,而这些不法分子里面大部分都是搞传销的人。“知名”传销公司入驻“大城市病”酿“避风港”

  臭名昭著的北京中绿在燕郊各个小区进行传销活动。无独有偶,2015年底,一家名叫“民间互助理财”的公司在燕郊举办年会,他们租用饭店一层宴会厅,大摆宴席50桌,当记者赶到饭店现场发现,有数百人已经赶到现场,被邀请者只能凭门票进入宴会厅,门票上写着“元旦之夜包装盛筵”,门口所竖立着的一个招牌上也写着“包装盛筵”的字样。如此明目张胆的在燕郊搞传销的企业并不止这一家。

  据了解,燕郊有个“博爱联盟”,是个打着互助金融进行非法传销的组织,用一美元银鹰奖五级三晋制分钱,五万元暂存款,一到两年获得150万,就是讲怎么分钱,没说怎么赚钱。邀约会员都是外地的,不能招本地人,租住在各个小区里,管吃管住。人身自由基本不控制,就是洗脑,招募人员考察后先上五天课程,用“中国梦”、“政府隐形政策”等编造的谎言进行忽悠。用歌曲《美丽的燕郊我的家》,鼓吹“燕郊就像‘春天的故事’里的深圳”,“是国家新划定的一个圈,又一个增长极”。不仅如此,燕郊上上城五期也有许多传销窝点,他们也称是纯资本运作,从虚拟经济到实体经济,五个级别三个晋升阶段,投资2900元,发展两个人,回报290万就出局。公司名称由广州元艺珠宝集团卡莎米亚护肤精品套装改为广州依纯化妆品有限公司依纯白肤宝。但加入公司后根本看不到产品,说是要升级以后才能看到并使用,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产品。

  那么,为什么燕郊会有如此多的传销公司呢?燕郊作为北京东部的重镇,距离北京只有一条河的距离,加上我国推行京津冀一体化,传销头目可以通过这一点做宣传,忽悠底层受害者这是“国家XX项目”,从而吸引更多人进入圈套。也因距离北京近,燕郊常被当作传销分子哄骗新人的“北京七环”。

  其次,外地人多,传销往往不敢针对本地人怎么样,但是对外地人就毫不客气。燕郊只是一个小镇,由于地理位置的优越性,近年来吸收容纳了几十万的外来人口,在一个小镇上有这么多的外来人口,打击传销的难度可想而知。而燕郊镇又有很多村子位置相对偏远,政府相关部门很难进行及时监管,所以那些违法集团就有了可乘之机,纷纷涌向这里。根据知名反传销人士李旭介绍,燕郊镇在传销组织的眼里已经成为“风水宝地”,虽然相关部门予以打击,但作用不大。仍然有传销组织在东方夏威夷南岸小区和上上城小区扎堆,明目张胆进行传销。

  频现“传销村”

  燕郊屡陷“打而不绝”境地燕郊“传销村”屡禁不绝,除了部分年轻人总怀揣“不劳而获就可发大财”的美梦外,还有多种客观因素。从2014年开始,《法制晚报》记者曾多次接到举报并和家属一起前往燕郊寻人,随后多次报道,但远水解不了近渴,媒体对于燕郊传销的关注只能解救一部分人,并不能根除“传销村”。

  燕郊派出所20多名警察也曾对《法制晚报》多次曝光的“传销村”——东蔡各庄及西蔡各庄的传销窝点进行查抄,但先后两次前去,传销人员都已提前逃走。为何会出现此类情况?东蔡各庄和西蔡各庄是交错连接在一起的,村里的道路没有规划,小巷较多,再加上村民四处建造房子,导致道路纵横交错,不熟悉环境的人入了村如同进了迷宫。传销头目将“学员”带去上课时,也很少走相同的道路,因此不少人被困了数月之久,也很难掌握村中情况。此外,几乎每个传销大院都建造有后门或者暗门,方便传销人员遭遇检查时逃跑。

  传销人员经历多次查抄,反侦查意识逐步提高。在传销村内探访时,在不少胡同内站有大量的可疑人员,只要他们发现有陌生人或者警方的车辆经过,就会立即使用通讯工具报告传销窝点,各个传销窝点又相互通联,一哄而散。据三河市公安局民警介绍,目前查抄传销,只有达到一定数量的传销人员同时指证一个头目,公安机关才能对其采取强制措施。但实际上被洗脑的传销人员不太可能站出来指认,所以传销头目得以钻法律漏洞,警方不得不抓完就放,导致传销屡禁不绝。“传销村”的传销泛滥,实际上正是燕郊始终无法摆脱传销窘境的重要原因。

标 签:     

相关新闻:

中国质量万里行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声明 | 人才招聘
Copyright © 2002 - 2015 京ICP备130128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