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滚动新闻

2016年在武汉买房 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2017-02-13 10:31:20    中国质量万里行    文/本刊记者 雷玄    点击:

  2016年住宅销售市场的行情表现令人难以置信。房地产住宅市场曾在2013年至 2015年间一度陷入萎靡,2016年则一扫阴霾,在楼市“去库存”的大基调下,各种房地产利好政策接连出台,成交量价都迎来强势反弹。

  北上广深房价突飞猛涨,继而涨势蔓延至二线甚至更低线城市,湖北省会城市武汉就是众多二线城市中的一个。部分市场原先供应过剩的局面得到扭转,成交量刷新纪录,超出新增供应,使未售库存得以迅速消化。市场的复苏也引起了武汉政府关注,降首付、降契税等一波又一波的新政推波助澜,让楼市逐渐变得火热,直到9月末全国各地掀起限购、限贷等楼市政策收紧潮。消费者对此如何作为? 2016年年末买房的消费者中出现了以下的案例,虽然只是个体,但类似情况很多,所以,他们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某类消费群体。落户、上学让二线城市买房成刚需 80后白领郭女士,户籍在武汉新洲区,2009年她与丈夫在武汉保利心语购得首套89平方米的住房, 2012年女儿出生后也随她落户到了新洲,多次房产限购令的出台,她觉得丈夫外地户口能在武汉买房安家十分幸运。

  2016年国庆过后,大中城市的人口被分成了两类:有资格买房的和没资格买房的。郭女士成为其中的一位,她5岁的女儿即将面临选择小学,所以买房成为刚需。已经怀有二孩的她意识到孩子要在现住地上学存在困难:按照武汉市的现行户籍政策,房子不到100平方米,丈夫的户口只能在老家,她的户口因为郊区无法与城区户口互转,根据武汉市按区划分学区的政策,她的女儿上学面临两个选择:要么在户籍地,也就是新洲区上小学;要么购房达100平方米后落户,女儿在现住地上学。

  经过商议,她的家庭选择了再次购买一套住房,达到100平方米以上,丈夫的户口转至武汉市区,小孩的户籍转至丈夫户口簿,这样情况顺利的话,孩子的上学就有着落了。然而,随着今年武汉房价出现上涨,户籍面临限购限贷的情况,他们的条件,需要首付五成才能购买新房,这让一家人觉得武汉市面上满足他们要求的房型十分有限。

  2016年10月3日,武汉出台住房限贷限购政策,随后又两次升级。一部分人失去了在武汉中心城区和部分新城区购房的资格。按说买的人少了,买房的难度就会降低。然而,郭女士在实际看房买房的过程中发现,从10月开始,武汉中心城区和远城区有些楼盘仍然是一房难求,一套房子往往有三四个人同时抢购,不少人拿着钱买不到房。 12月16日,她与家人来到白沙洲保利上城售楼部看房,品牌房地产商、周围交通好,未来前景可观,有她理想中的中小户型,备案价格也还可以接受,她与家人觉得可以考虑。置业顾问提醒她,由于房少人多,能否买到房子不好说。因为在限购之前,保利上城就已经可以上交购房资料,置业顾问说,限购以后还剩下四五千人拥有购买资格,根据流程摇号摇到都很难,平均三个人摇到一个指标。

  观察武汉楼市,郭女士发现,跟她一样,100平米住房,直接影响了他们这些“外地户口”的购房决策。比如,首套房购买不足100平米,二套房购买住房选择最小房型就行,但她看了几个武汉的楼市房型发现,最小也是70多平米;如果是购买首套房也是这个面积,房地产商备案的房型中,许多超过99平米,但不足100平米的房型,外地人即使购买也无法落户。“对普通的外籍户口的白领来说,购买一套房就已经很不容易,一次性买110多平米的房子,多少有些压力,但为了落户和小孩上学,没有办法。”

  抱着侥幸的心理,郭女士在置业顾问手上做了登记,12月17日,她带上房地产商要求的资料,并缴纳 1万元进行现场认筹。排了整整一天队,她才交上了她的资料,她后来才知道,前一天晚上,现场就有人开始排队准备认筹。根据置业顾问的提示,之后的一周里,她们需要经过网上选房的多次测试,12月21日,保利上城正式开盘,她们就能开始选房,如果选上了并通过了房管局的房查,一周内缴足首付款并签署购房合同;如果没有选上,一周内收到的就是首次缴纳的1万元认筹金的退款手续。

  经过几次测试选房,郭女士觉得自己在选房当天能选到房就不错了。当天她早早地选择了家附近的一个网吧,然而到网上选房的时间点,郭女士前后更换了4台电脑,最终还是没能选到房子,后来干脆无法进去购房页面。随后,她让外地的亲戚帮她在网上挑了一个房型,“总之,能选到就行”,抱着这样的心态,看到剩下的房源,郭女士根本无暇细想就直接定下来了。原本觉得没选好房型,但后来她在新房的准业主群发现,不少购房者反映,有一些二手房中介人员在倒卖新房指标,一个指标最高被炒到了十几万!她抢到的房型已经被炒到了13万元一个指标。

  没有买到房的业主在群里说,一方面是限购令后,新房成为内部员工的福利房,普通老百姓一房难求:另一方面,是“关系户”、房产中介倒卖房屋指标牟取暴利。有惊无险的买房经历,让她觉得自己十分幸运,如果一切顺利, 2017年底新房交付,最快将房产证办好,丈夫落户武汉的想法就有着落了,随之而来女儿的上学问题也就解决了。

  “无法安家,也只能逃离了”

  老家在孝感农村的小杜今年 30岁,6年前大学毕业以后去外地上班,打算在外漂泊几年就回武汉结婚安家。 2016年上半年老家房子拆迁,他回到武汉上班,先将自己的户口回迁至老家,打算卖了老家的房,以后能在武汉买个房。 2016年下半年,小杜眼见武汉房价一路飙涨,但他在老家的房不仅仅没有涨反而跌得厉害,他就下定决心卖了老家的房子到武汉买房。没想到,国庆期间武汉连发三弹“调控楼市”,外地人在武汉购房需要满两年社保证明,加上首付比例突然再次提高,这让小杜的买房计划再次被打乱。

  小杜的外地户口已经失去了购房资格不说,要想买房也是一年多以后,到时候是否买得了,还要看两年后的购房政策。资金方面,他算了一笔账,自己在武汉看中的那套房子,100个平方的两室一厅,总价102万左右。自己存款二十多万,加上家里的资助,原以为在交房之后就可以马上装修、结婚。但这次首付比例在很短的时间内从20%提高25%,然后又提高到 30%,这就意味着小杜可能根本失去了买房的资格。心力交瘁的小杜开始打退堂鼓:在武汉干到年底,回孝感过完年就在老家找一份工作,不回武汉了。高房价,成为小杜唯一想离开武汉的理由。随着中国房地产行业“白银时代”的到来,创新与转型成了房企战略的关键词。前路已无先例可循,众多房企都在震荡和摸索中前行。

  经济学博士马光远在《2017年该买房还是该卖房?》一文指出,对于中国这样的人口大国、货币大国以及城镇化进行中的新兴大国而言,优质的城市资源在相当一段时间都是这个国家的稀缺品,选择优质城市,居住、生活,是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部分。就此而言,房地产的大周期尚未结束,结束的只是青春的莽撞和丛林时代。对具体的消费者来说,进入 2017年,随着美联储加息正式执行,房贷政策还不明朗,对于想买房的消费者来说,最关心的就是 2017年房价是涨还是跌呢?何时买房时机最佳?这可能需要结合消费者自身的资金储备和实际需求来给出回应。

相关新闻: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中国质量万里行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声明 | 人才招聘
Copyright © 2002 - 2015 京ICP备13012862号